【專訪】Whoscall 半年成長一倍、下載數破 2,000 萬,創辦人郭建甫:「大公司只能追趕半年前的我們!」

評論
評論

Whoscall_logo_logotype_green

全球突破 2,000 萬次下載

繼二月宣布收購香港競爭對手「小熊來電通知」後 ,擁有七億筆電話資料、陌生來電辨識服務 Whoscall 宣佈全球 app 下載數只花了半年就從 1,000 萬成長到 2,000 萬,今年更將同時進軍巴西與泰國市場,並且要進一步在台灣深化品牌。

Inside 這次有機會訪問到 Whoscall 開發商 Gogolook(走著瞧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執行長郭建甫(Jeff),讓他來跟我們分享 Whoscall 被 Naver 投資五億台幣後的變化,以及今後的發展。

image001
Gogolook(走著瞧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執行長郭建甫

遠赴巴西拓展市場

眾所皆知,由於作業系統的限制不同,Whoscall 的便利性要在 Android 平台上才能完全發揮,因此 Whoscall 選擇了巴西——這個全球最大的 Android 手機市場之一作為今年市場開拓的重點。

發展行銷策略方面,Whoscall 在經營在地使用者社群、與當地意見領袖合作推出 Youtube 介紹影片、插畫置入等內容,並因應當地民情做調整。由於巴西當地民眾識字率略低,因此他們在當地推出全配音的教學影片,讓使用者用聽的就能了解 Whoscall 是什麼服務。

「不過飛一趟巴西真的很累人。」言談之間也顯露出新創公司全球走透透的辛苦。

東南亞從來不是整體市場

或許是因為不瞭解,或許是為了要簡化,於是有了「東南亞市場」這樣的說法,但也有人發現這個詞彙根本就是錯誤的,郭建甫也是其中之一。他指出東南亞國家的人口組成、宗教、文化其實都很不一樣,不應該視為整體市場。因此要前進東南亞市場,每個國家都需要獨特的策略。

選擇泰國的原因是當地智慧型手機使用比例高,而且對於新的網路服務或 app 接受度也大。舉例來說,早在台灣的使用者愛上 Instagram 之前,泰國就已經有大量的使用者和明星在使用,而每次 LINE 公佈全球最大的幾個市場名單中,泰國也都是常客。郭建甫還說,他們發現有的使用者會在 Instagram 上分享 Whoscall 問題來電的螢幕截圖,算是相當另類的運用方式。在泰國之後就是印尼和馬來西亞。「我們希望能夠稱霸東亞市場。」郭建甫說。

正因文化不同,在當地進行有效的行銷方式成為橫亙在 Whoscall 眼前的難題。目前 Gogolook 有員工派駐在泰國,並在當地雇用員工開始進行推廣。

全球使用者共同編輯的電話簿

今日,沒人會小看群眾力量在網路上產生的影響。郭建甫指出,除了持續精進對垃圾電話的現在 Whoscall 的目標是要與全球使用者共同建立起一個他稱之為「Social Phonebook(社群電話簿)」。

訪談到一半,郭建甫的手機響起,螢幕顯示是某家銀行打來的電話,來源正是社群回報(我觀察到三星曲面螢幕的手機似乎操作上不是太順暢)。他透露,現在光是台灣每天就有 7 萬名使用者 tag 問題來電,而每一個被 tag 的問題來電,平均在一個月之內可以幫助 3,168 名使用者。最新的 Android 版 Whoscall 改善了使用者回報來電號碼的機制,讓單月回報量成長了 30 倍。

image005

深化品牌

rsz_house_of_cards_monument_valley_1

今年二月底,影迷們期待已久的影集《House of Cards》第三季終於在 Netflix 上架,其中一集劇中主角 Frank Underwood 著迷於 iPad 遊戲「紀念碑谷」短短幾秒的畫面 ,讓這款售價台幣 120 元的 app 知名度大增,在一天之內「重回」排行榜前 10 名。

而 Whoscall 也在最近分別與電視劇《世間情》和《嫁妝》合作,其中在後者曝光後,撥出時段單一小時的下載數便直逼單日下載數。郭建甫稱這樣的模式「效果意外的好」。

今年 Whoscall 的另外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在台灣深化「Whoscall」這個品牌,除了與三星合作、針對配備曲面側邊螢幕的最新機種調整 app 設計之外,本月份 Whoscall 還會到社區大學進行分享,更加深入社群。

被 Naver 投資之後

目前 Gogolook 約有 40 人,大多是工程師,Android 與 iOS 工程師的比例約是 3:1,但最大的團隊還是後端工程師。想必讀者們很好奇 Gogolook 被 Naver 投資之後會發生何種變化。首先是語言,現在員工們在跨國合作上都必須以英語交流,讓部分員工感到需要額外加強語言能力,也因此 Gogolook 曾請過英文老師來公司上課。

成為韓國企業投資的公司後,文化上的衝擊是難以避免的,Gogolook 在邁向成長的過程中,需要的就是向大企業學習管理,反過來說,母公司想要學習創新,也可以向 Gogolook 學習。而且一家來自台灣的小公司要進入大市場,有集團的招牌和資源絕對是有幫助的。

溝通問題與透明度

隨著團隊規模擴大,郭建甫在管理上也面臨了挑戰:在擴張的同時維持原本小規模的快速與彈性。而除了前面提到的語言,負責不同工作的同仁也需要明白彼此要如何溝通,因此 Gogolook 也建立了標準流程與文件。「國際化容易,要做得好才是困難。」郭建甫說。

另一個挑戰則是透明化,郭建甫一直擔心規模擴大後,企業的透明度會逐漸消失,現在 Gogolook 依舊每週更新公司產品的數據,對所有員工公開,並且每個月召開員工大會,讓管理層輪流向同仁報告公司的業務,並且接受提問。郭建甫笑著說,員工們發問有時也是很犀利的,例如先前收購香港「小熊來電通知」即受到員工的質疑,但他一樣要向員工說明,不能拒答。

「像這樣,就完美了」

whoscall-1

我曾在 〈 新創公司,請大方分享你的 logo〉 這篇文章提過,主動在網站上提供「媒體資源(press kit)」有幾個好處:

  • 全球媒體可隨時取用。
  • 給媒體好印象。
  • 確保出現在網路上的會是正確的 logo、最新版本的螢幕截圖。
  • 展現對品牌和細節的重視。

文章後半段我提到媒體資源的提供無關乎公司規模的大小,大如 KKBOX,或是只有兩個人開發的 app「世界迷霧」,在媒體資源的提供方面都做得很棒,而 Whoscall 在這方面也不馬虎,也將 媒體資源 放在官網首頁上相當容易找到的位置。關於這個頁面,Whoscall 的公關與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

去年 11 月時,Gogolook 要將接受 Naver 投資之後的產品名稱「LINE Whoscall」改為現在的「Whoscall」,於是 Gogolook 的員工也到維基百科修改產品的條目,沒想到卻被質問:參考資料來源呢?

於是團隊就乾脆為 Whoscall 的產品官網加上了「媒體資源」作為參考資料來源。現在,大家如果在 Google 搜尋「LINE Whoscall」,Google 就會在搜尋結果中標示出為何要改名的原因。

whoscall-2

曾被 Google 嚇出一聲冷汗

早期 Gogolook 常以「曾被 Google(前)執行長 Eric Schmidt 點名」來介紹 Whoscall,只是有些人可能不知道,2013 年 11 月,Google 推出的 Android 4.4(Kitkat)有一項新功能「Caller ID by Google」讓 Whoscall 團隊嚇出一身冷汗。

Caller ID by Google 的設計是為了讓使用者更加容易識別出來電者的身分,即便來電的號碼不在您的通訊錄中,Google 也能透過地方商家資訊、Google Apps、Google 使用者等來源讓使用者知道打電話來的是何方神聖。

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郭建甫說:「當時我們真的有被嚇到,以為要『回家』了。」不過當團隊冷靜下來後發現,Google 的 Caller ID 與 Whoscall 資料庫中社群建立起來的電話號碼重複性並不高,因為 Whoscall 的資料庫中很多是電話推銷的號碼或是詐騙電話,而 Caller ID 許多是來自商家電話,更重要的是,團隊發現自己的資料庫似乎比 Google 的大了兩、三倍,因此一週後就完成了很完整的分析報告給全公司的人看。

其實這樣的例子在科技圈屢見不鮮。相似的場景也曾出現在 Dropbox 辦公室,那次是蘋果宣佈推出 iCloud 雲端儲存服務——據說 2009 年創辦人 Drew Houston 曾拒絕賈伯斯的收購提議,讓後者說出了「Dropbox 不過是個『功能』罷了」這樣的話。根據 Dropbox 共同創辦人、技術長 Arash Ferdowsi 接受訪問時的說法,團隊在看到 iCloud 發表的消息時「嚇壞了」。1 然而 Drew Houston 不愧是 Drew Houston,很快地讓團隊冷靜下來,以一句「Apple 的舉動表示我們做對了什麼」安定軍心,並且更積極地開發出像是同步手機照片這樣貼近消費者需求的功能。

在 Google、蘋果、微軟、亞馬遜和騰訊等強敵環伺的情況下,今天 Dropbox 依舊生龍活虎。順帶一提,Arash Ferdowsi 接受訪問的那篇文章,標題是 〈Dropbox Versus The World(Dropbox 對上全世界)〉。

歌利亞是巨人,但他追不到你

2009 年,Malcolm Gladwell 在紐約客的一篇文章 〈How David Beats Goliath〉 2 中以翻案文章的手法重述了一次大衛如何戰勝巨人歌利亞的故事,他認為那才不是什麼奇蹟:

David’s victory over Goliath, in the Biblical account, is held to be an anomaly. It was not. Davids win all the time.3

在聖經的記載中,大衛戰勝歌利亞,被認為是一種不尋常的現象。事實並非如此。大衛們總是會贏。(第二句的「大衛們」是指原本被認為是弱小的一方)

「萬一有大公司要跳下來做一樣的東西,你們該怎麼辦?」是所有新創公司創辦人會面臨的問題,郭建甫自己也被問過相同的問題,他回憶自己當時的答案:「以大公司的規模和資源,要發現這件事、真的要去做,那早就發生了。為什麼會等到小公司出來做呢?是不是某種程度上就代表了他們就是做不了、做不好?」

郭建甫認為,大公司疊床架屋的組織結構影響了他們的彈性、反應速度,甚至是最重要的創新思維。而且大公司既有成功經驗有時反倒成了甩脫不掉的包袱,大大降低做出卓越競爭產品的誘因,所以大公司要跳下來打垮新創公司有那麼簡單。

他舉例,最常聽到的質疑是,電信公司要做出類似 Whoscall 的服務難道還不容易嗎?「前一陣子韓國有電信商針對類似服務推出新功能,但我們一看,發現那根本是 Whoscall 半年前的功能,而我們的新版本沒幾天之後就推出了,又多了他們所沒有的新功能。」

image003

「他們永遠在追趕半年前的我們。」現在韓國是 Whoscall 全球最大的市場。

Giants are not as strong and powerful as they seem. And sometimes the shepherd boy has a sling in his pocket.

巨人們往往不如看起來的強壯有力,而有時候,牧羊人口袋裡就是有把彈弓。

儘管 Gogolook 還是踩著敏捷、輕快的腳步,但郭建甫不諱言,現在 Whoscall 依舊是以拓展使用者數量為主,目前尚未有明確的商業模式,只希望能在年底前摸索出來。

儘管有了 Naver 的資金與各種資源,從 Whoscall 的發展我們也可以看出要打造一個以全球市場為目標的服務和品牌,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1. 〈Dropbox Versus The World〉
  2. 〈How David Beats Goliath〉,後來 Malcolm Gladwell 將這篇文章發展成了一本書《David and Goliath(中譯:以小勝大)》。
  3. The unheard story of David and Goliath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