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的創業之路(2)

評論
評論

〉〉我在日本的創業之路(1)

原文刊於 Culture Japan,Inside 獲得作者 Danny Choo 授權轉載。

Danny Choo,出生、成長在英國的馬來西亞華人,憑藉對日本動漫文化的熱愛,移居東京,曾於微軟、亞馬遜任職工程師。而後一手建立「Culture Japan」品牌,透過電視節目、人物角色、周邊產品與活動宣傳日本文化。

01
攝於 2014 年 4 月,同樣也在 2 樓,但多了一些新人。
現階段,我的積蓄幾乎都投放在智慧型娃娃的項目上了。我知道這個項目會成功,但當時並不知道會有多成功。

02
當時我需要同時管理製作和產品開發,所以我們的辦公空間變得又擠又亂。我桌上的白色箱子是一個加熱器,主要用於智慧型娃娃的組裝和切割。

03
1 樓變成了娃娃工作室 —— 製作就從這裡開始。宜家桌子的紙皮沒拆下來是因為我們要在其他活動上用到這些桌子。

04
那個活動便是 Wonder Festival。這也是我們第一次以展商的身份出席日本最主要的活動之一。

有意參展的企業須在 6 個月前就向 Wonfes 預定展位。我當時以為智慧型娃娃一定能趕在這段時候發行,因此認為以大約 250,000 yen 租下這個 5.5 米 x 4.5 米的展位是一個值得投資的項目。

然而,由於這是我第一次接觸這類周邊,一切都還在邊學邊製作的摸索階段,整個製作週期比我預計的還要長,發行日期也因此延遲了幾個月。這表示,智慧型娃娃趕不上這回的 Wonfes。

我們支付的 250,000 yen 只包含場地的費用,未包括裝修的費用 —— 一個設計非常簡單的展位報價居然高達 1,000,000 yen。這是一個我無法為只有幾小時(11AM 至 5PM)的活動撥出來的數目。

因此,我決定嘗試設計一個由宜家傢具和我們辦公室現有的傢具所組成的展位。最後我們成功將 1,000,000 yen 的開支降低至 100,000 yen 左右 —— 更何況,我們還能保留這些傢具,在其他活動上使用。很多其他公司都能為這類幾小時的活動掏出幾百萬日元的資金,但是一旦活動結束後,展位就會被拆得蕩然無存 —— 不過他們大部份的產品都能銷售一空,回本估計不是問題。

我明白在一個活動上設置展位不僅是為了回本,也是一個營銷機會,所以我覺得我們的花費還是有所值的。

話說回來,你可以在這篇帖子中看到我們是如何在東京暴雪中將半個辦公室搬到會場的。

05
攝於 2014 年 3 月。製作室開始擠爆。當時幾乎所有智慧型娃娃部件的生產線都完成了。這個階段我們集中在產品測試以及學習如何使整個製作流程更有效、順暢。

06
在有限的空間內工作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但我還是從中學會如何「善用有限的資源」以及空間和儲藏的管理。
影片中的我正在努力整理出更多空間。

07
工作室的桌子原本是以「T」形擺放的,因為我認為這樣會提高生產線的效率。但事實證明這種擺法根本行不通,而且還佔據了很多位子。我們最後將桌子擺在靠牆的地方,把房間中央的位置給空了出來。不過由於工作室內擺放了很多智慧型娃娃的部件,這裡永遠都那麼擠 ><。

08
以前的浴室也變成了收藏室。

09
大門這裡也是。

10
本來是臥室的這個房間也變成了儲藏室和做包裝的地方。

11
這是我們組裝包裝盒的地方。隨著時間過去,日本也開始進入夏天,我非常擔心產品被夏天的氣候影響,因為日本的夏天簡直是最糟糕的。

我們的家只有家用冷氣,所以當家裡的人數過多,冷氣就變得沒效果了 ><。

12
經過了一年半的研發,我們終於推出了以吉祥人物末永未來為原型的智慧型娃娃 001。市面上對智慧型娃娃的需求量出乎我的預料。

我們還在家中辦公,根本沒有多餘的空間發展,但隨著需求量的增加,我也明白要擴展生產線了。公司有了穩定的收入,流動資金也寬裕了許多,因此我們很快就能搬到新的辦公室了。但在那之前,我們還是得善用有限的空間來工作。

租用一個辦公室和租房子不同。辦公室的業主有權要求我們提前繳交高達 6 個月的租金。況且我們當時是在尋找每個月 800,000 yen 左右的辦公空間,為來年的擴充做準備。

13
2014 年 7 月。空間越來越小,氣溫越來越高,製作就變得越來越艱難。我一直相信要善用有限的資源,但當時一切似乎都到了飽和的狀態。我們根本沒法聘請新員工,因為實在是沒有空間了。

14
當時,我們無法一次性接大批訂單,因為根本沒有空間存貨 ── 我們只能不斷接小批的訂單,完成并寄出之後再繼續接訂單。

15
我們剛剛開始發行智慧型娃娃的時候,未來是穿好衣服被收在透明盒子里的 ── 這種做法其實非常棒,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
這表示第一次看到這個產品的朋友可以看到盒子裡面的內容,也可以看到帥氣的未來 ^^;。

可是,在現實的情況中,這似乎不是一個好主意 ── 在日本國內運送的智慧型娃娃情況很好。但是,海外的朋友卻表示,未來在海上漂泊了那麼久之後,變得像個喪屍一樣 ><。

這次的經驗不失為一次很好的學習,沒有試過就不會知道 ── 這種透明包裝將會成為第一代包裝,我們目前正在設計第二代的,稍後會再另外公佈。

16
2013 年 10 月,我和太太搬離了這個三層樓的家,并將這裡單獨作為辦公室使用 ── 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讓公司儘可能成長。一直讓員工到來家裡讓我感覺有點為難,但更重要的是,成天困在同一個地方也影響了我的心情。

我和太太在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這樣一來,不僅能讓我們有一點私人空間,也能使我放下工作休息。儘管我們放下了工作,有了私人空間,但這個房子實在小得和公司一樣擠 ── 我非常討厭。

我知道有很多人可能連家都沒有,自己不應該投訴。我想這個房子可能也成為了我的動力,讓我努力搬出這個地方。

17

18

這個房子其實一點也沒有家的感覺,所以我根本沒有去佈置。牆實在是太薄了,就連我們看電視都要戴著耳機,深怕吵到鄰居。

2014 年 7 月,智慧型娃娃的銷售終於讓我們有足夠的流動資金來支付相當於 6 個月的定金和預支 2 個月的租金。

這就是我們的辦公室了。位於五反田,是我最棒最棒的太太找到的 ^o^。

儘管照片中的我在笑,但在找公司的時候其實並不順利。這裡的業主都不太喜歡把地方租給外國人 ── 無論你是否有能力支付該付的費用。

以往,我都會讓經紀先問一問業主是否願意將地方租給外國人。我實在不想在看中一個地方後被拒絕。儘管如此,我們還是遇上幾次這樣的問題 ── 看了物業以後才說不租給外國人。

其實我面對的不僅是這個外國人的問題 ── 儘管 Mirai Inc 是我的公司,但我也像其他員工一樣領著一份薪水,而且我的薪水還是全公司最低的 ── 沒必要自己高薪厚酬,看著公司受難。

儘管我可以證明我的公司在賺錢,但在申請租用租金比我薪水要高的辦公空間的時候,有人還是堅決地說我不可能負擔這個地方的租金。

對方要求看我們去年的財政報告,但由於我們去年將資金都投入到智慧型娃娃的開發中,財政只有可能是赤字。

一次次被拒絕讓我的心裡非常難受,所以我崩潰了。但是偶爾的崩潰并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 總比將悲傷的心情壓抑在心裡要好。

5 分鐘后,我擦乾了眼淚,重新振作。這樣的我比以往更有鬥志,更加堅定。

19
2014 年是一個里程碑 ── 不僅推出了智慧型娃娃,還搬到了新公司。終於不再是家裡的 1 摟、2 摟和 3 摟了!

開始搬遷。這些宜家的箱子絕對是他們最好的產品,簡直是萬能。

20
2014 年 8 月 6 日,我們正式搬到了新公司。一輛貨車和兩個幫手,一般收費大約是 200,000 yen。這對我們而言是不小的數目。不過我後來在 Google 找到了 FukuTora ── 1 輛貨車和 1 名司機只須 30,000 yen。 之所以那麼便宜是因為搬搬抬抬都要我們自己來 ── 司機只負責整理車上的東西並把我們送到目的地。

我們最後跑了兩趟,因為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21
對傢具的擺設沒有太多想法 ── 我覺得只有當我們正式開始工作時,才能真的知道該如何擺放這些傢具,提高工作效率。

22
把多數的東西搬過來之後,休息一下。穿著綠色短褲的那個是來自美國的 Thomas。他看到了我在推特上的信息後,就過來幫忙了。

結果,我發現原來 Thomas 是一個 Ruby on Rails 達人。他現在已經是我們的全職首席技術官了。

23
回到家裡 ── 我們在一年內搬了回來。

24
但在搬回來之前,先來一個大掃除。

25
我們過去一年住的房子就在房子的附近,所以我們靠著一個推車把東西都搬了回去。回到家里的感覺實在太好了 ><。

26

把舊辦公室的東西都搬過來之後,新辦公室依然有不少空位。

27
在一天之内,我们就恢復營業,開始智慧型娃娃的製作了。

28
剛來的时候,我把我的桌子擺在了這裡。

29
這是我們的休閒空間,這個範圍沒有任何辦公桌,因為我希望員工可以在這裡放鬆。

30
2014 年 8 月,有 6 名全職員工。

31
幾次回宜家添購更多的桌子和收納箱。

32
我們終於有一個正式的辦公室了!掛上銘牌,我們又準備發出了。我現在的首要目標是確保智慧型娃娃的銷售穩定,足以維持辦公室的運作 ── 當然也要擴充生產線來應付需求量。

〉〉我在日本的創業之路(3)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