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的鍵盤革命:拆政府,原地重建

評論
評論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上週六二十幾萬白衣青年從台灣各地準備趕到凱達格蘭大道的同時,2013 COSCUP 開源人年會的舞台上,g0v.tw 主要發起人 @clkao 高嘉良正敘述著半年來他們用一行行程式碼「拆政府,原地重建」的過程。場域不同、主角不同,所有人都有共同的信念:發揮公民力量,讓台灣更好,或者,讓台灣變好。

g0v.tw:拆政府,原地重建

OLYMPUS DIGITAL CAMERA

g0v.tw 零時政府創始成員高嘉良,臥病依然熱血寫程式

讀者或許對去年 10 月「驚悸 經濟動能推升方案」的廣告還記憶猶新,當時 g0v.tw 創始成員本來打算以電子商務為主題參加 Yahoo HackDay,但這支廣告讓他們為之氣結而決定急轉彎,三天內推出「政府總預算視覺化」專案,以圖表如實呈現中央政府錢究竟花往何處去獲得佳作。成員受此激勵,決定成立「零時政府——g0v.tw」,既是諧自「臨時政府」,更代表從零開始,群集各種專才,創造真正對人民有用的組織。

他們發動的「鍵盤革命」,目標針對老舊殘破的公家網站,並非真的攻城掠地(畢竟這些網站都還活得好好的),而是挖出各種公家機關冗贅複雜的資訊,結合眾人力量拆解、重組,轉化為清晰易讀的版本,達成真正揭露資訊的效果。過去塵封在公部門裡廢話一堆的 50 頁 PDF 沒人看,現在終於攤在陽光下,高嘉良表示,工程師的熱血成果,有待社會學家接棒解讀。

從第零次「動員戡亂」開始,g0v.tw 的黑客松(hackathon)活動半年內即將堂堂邁入第五屆,期間「誕生的專案」包括立院資料 API、開放標案資料、失蹤兒童協尋,最廣為人知的大概是紅到電視上的「求職小幫手」,以及版面清新、資料專業的「萌典」。

Code For Tomorrow:寫程式改造社會

比之慷慨激昂疾呼「拆政府」的 g0v.tw,另外一個開源倡導團體「Code For Tomorrow」以「寫程式改造社會」為訴求,走的是循序漸進的柔性路線,受到美國非營利組織 Code For America「我們不能沒有政府,但政府必須更有效率!」的啓發,希冀將市民與政府聯繫起來,成就明日更健全的公民社會。

OLYMPUS DIGITAL CAMERA

Good Rice Project 的計劃頗為浩大,意義深遠

Good Rice 好愛米」可為代表作,目標是促進產、官、學、研、NGO 組織、媒體、社群的多邊交流,並且成立社會企業自負盈虧。好愛米發起人利用各種政府開放資料,調查台灣稻米污染狀況,讓消費者吃得安心,同時照顧地方弱勢地區經濟;未來更可利用這些資訊進一步建立水土污染資料庫或者地理資訊應用。

當公民睜開雙眼

p 左為和沛科技創辦人翟本喬,右為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

無論是拆政府還是用程式改造社會,尚需政府把「有用」的資料「OPEN」出來。同一天主辦單位邀請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先生致詞,他透露「要求各部會交出 5 項開放資料,教育部繳的資料裡有 4 項是學校地址」。對比某些公務機關的態度,更顯這群利用工作閒暇投入改造運動的工程師精神之無私。當天和沛科技創辦人與 CEO 翟本喬博士針對政府開放資料提出幾點建言:

  • 政府應當提供 raw data(原始資料),絕對不要經過任何處理加工。
  • 在決定開放哪些資料前,不妨先把清單列出,讓社群力量挑選真正有用的資訊。
  • Google 能夠找到的資料都不是資料,找不到的才有開放的價值。

翟本喬於專題演講中發表以洪仲丘事件為啓發,具有深厚社會意義的新作「蒐證雲 evi.tw」,他在介紹這項新產品時,以戲謔的方式生動表達出悲哀的事實:

翟本喬首先喬裝「台北馬先生」提問: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交給一個有公信力的機關來做?比如說,我們的政府?

接著自答:我把「政府」跟「公信力」兩個詞放在一起,腦中只會浮現一個畫面,事實上是,完全沒有畫面。

eye

照片提供:Dylan

政府沒了畫面,不代表台灣必然沒入黑暗。當政府與代議者雙雙失靈,我們該怎麼辦?過去僅仰賴社運人士單打獨鬥、流血對抗不公,而今倘若全體公民不再冷眼旁觀,「國防布」再厚,終究抵擋不了任何衷心想讓台灣變好的力量:我們有社會學家以精辟論述針砭時政,我們有導演重現學運世代的精神,我們有獨立樂團唱出正義之聲,我們有作家寫出諷刺性十足的小說,我們的尋常老百姓終於睜開雙眼,自發性走上街頭。當然,我們還有一群熱愛寫程式的人,協力敲打鍵盤,滲透政府,改造社會。只要公民意識集體且持續甦醒,儘管路途漫長,我們或許可以重拾希望,這個國家,將再次在你我的手中運轉起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