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得到一份像我這樣的工作?(下)

評論
評論


照片來源:dsearls

本文為 〈 如何得到一份像我這樣的工作?(上) 〉 續篇。

第四步:創建(Build)

後來我放下這些去史丹佛讀了一年大學,那是加州一間有如田園詩般的小學校,陽光永遠是那麼閃耀、草地永遠是那麼地綠、學生總是往外跑。那裡有一些很棒的教授,我也的確學到很多,但我感受不到知性的氣氛,因為大多數的學生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學習和研究。

但是在接近年底的時候,我收到一封署名「Paul Graham」的信,他說自己正要開始一項「Y Combinator」計畫。背後的概念是找一群聰明無比的程式設計師,將他們聚在一起、給他們一些錢、完成一切文書作業後成立新公司。這群人在打造新公司/服務的同時,也很用心地學習 Y Combinator 教的一些必要知識,例如商學、如何找投資人或買主等等。Paul 建議我提出申請加入 Y Combinator。

於是我照做,也入選了。在長時間辛勞地工作後,我發現自己正在做一個叫「Reddit.com」的小網站。其實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們沒有任何商業方面的經驗,我們真正打造一個產品的經驗也不多,甚至我們也不知道自己的網站到底行不行,或是為何可行。每天早上我們起來就是確認伺服器沒有掛點、網站沒有被垃圾留言給佔領、使用者也沒有棄我們而去。

當我剛開始做 Reddit 的時候,成長得很慢。這個網站很早就上線了,我們只用了幾週就做好。前三個月裡,每天超過三千人造訪已屬難得,也差不多就是一個 RSS feed 的基本水準。後來,過了幾個禮拜馬拉松式的 coding,我們將 Reddit 從 Lisp 語言換成 Python,我也因此在部落格寫了一篇文章。這件事受到許多人注意,沒有人生氣起來像 Lisp 粉絲那麼誇張。直到今天,我在派對上自我介紹時提到自己在 Reddit 工作,人們還是會說:「噢,是那個從 Lisp 轉換出去的網站。」

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網站的流量開始起來了。之後的三個月,我們的網站流量翻倍了兩次。每天早上我們都會查看一下流量圖表、看看我們表現得如何——加入的新功能是否獲得關注、我們的網站是否在網友間口耳相傳、使用者有沒有拋棄我們等等。每一天數字都成長得更高。每當我們稍稍從工作中休息一下、喘口氣,網站看起來還是成長得一天比一天快。

但我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賺錢。我們在網站上賣 T-Shirt,但是每當我們賺了一點錢,也只能用來訂更多 T-Shirt 來賣。我們也開始賣廣告,然而表現得並不好,差不多就是每個月幾塊錢。我們也想過授權「Reddit 技術」給其他像我們一樣運作的網站,卻找不到誰真的需要這種授權。

很快地,Reddit 每個月都有數百萬的使用者造訪——一個遠超過美國一般雜誌讀者的數字,我會知道是因為當時跟很多雜誌發行商聊過,他們都很好奇 Reddit 的魔法是否也適用在他們身上。一開始,我們對他們建議的每件事都說好,而且很幸運地,也都管用,因為我們寫程式的速度比他們寫一份正式合約的速度還快。

此外,線上新聞網站也開始注意到 Reddit 能為他們帶來巨大的流量。他們覺得在所有文章加上某種「Reddit this」的連結可以帶來更多流量。但是據我所知,加入這種連結其實對文章在 Reddit 更受歡迎其實幫助有限(而且還會讓你的網站看起來更醜),不過這的確是幫我們打了許多免費的廣告。

沒多久,談合作就變成談收購。被收購——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再也不必煩惱網站賺不賺錢。有些公司願意接手這件事,我們還會因此致富。於是我們放下手邊所有的事務進行協商,然後那些工作就一直被晾在一旁。

我們花了好幾個月協商。首先,我們對價格爭論不休。我們準備了一堆計畫跟報表,到他們公司總部做簡報、參加永無止境的會議、講一大堆電話。最後對方回絕我們的報價,我們就這樣走了。後來他們的態度改變,我們還是握手同意了交易,開始商討一些關鍵的部份,然後談判又破裂。最終定案前我們這樣來回了大概三、四次,還因此停下手邊的工作長達半年之久。

我開始必須瘋狂地考慮金錢問題。因為壓力的關係,我們開始變得很敏感、缺乏生產力。我們開始互相吼叫、冷戰,接著再設法回頭一起工作,然後又開始彼此互相大吼。在收購定案前,這家公司幾乎要分崩離析。

最後,我們跟律師一起簽完了所有文件,隔天錢就進了戶頭,結束了。

我們全部移到舊金山,開始到 Wired News(我們被 Condé Nast 這家擁有 WIRED 等多本刊物的巨型出版公司收購)辦公室上班。

那時我蠻慘的,我難以忍受舊金山、難以忍受辦公室的生活、難以忍受 WIRED。我生病了,過了一段很長的聖誕假期,也想過自殺,跑給警察追…… 當我禮拜一早上回到辦公室,他們叫我辭職。

第五步:自由

失業的前幾週感覺蠻怪的。多虧舊金山的陽光,我在家附近閒晃,也讀了很多書,但沒多久我就發現自己需要做點事。我開始寫書、開始整理我在心理學領域發現的有趣研究,我不是要談那些研究結果,而是用說故事的方式。每天我都去史丹佛大學的圖書館(史丹佛大學對心理學家來講是所好學校)。

但有一天我接到 Brewster Kahle 的電話,他創辦了 Internet Archive,一個意圖將所有東西數位化之後放上網路的超酷組織。他說他想要將我們過去聊過的計畫付諸實現。那個點子就是收集世界上所有書裡的資訊然後將之共同存放在一個地方,一個自由的維基系統(a free wiki)。

譯註:這裡的「維基」指的是網路上開放且可供多人協同創作的超文字(hypertext)系統。

於是接下來幾個禮拜我投入了這個我稱之為「圖書館」的工作,號召程式設計師、與一位設計師合作,並且做了其他奇奇怪怪的工作,就為了讓網站上線。最終這個網站成了「開放式圖書館(Open Library)」(openlibrary.org)。這個網站很多部分的工作是由一位非常優秀的印度程式設計師完成:Anand Chitipothu。

另一位朋友 Seth Roberts 建議我試著去改善高等教育系統。雖然對於解決方案我們無法達成共識,但我們一致同意一個好辦法:一個告訴學生不同職業之間差異為何的維基系統。這個網站就快上線了。

另一位老朋友 Simon Carstensen 寄來一封 E-mail 說他從大學畢業了,打算找我創辦一家公司。Well,一直以來我都有份創業點子的清單,於是我就把排行第一的點子拿來用:讓架設網站變得跟填一個文字輸入框一樣簡單。接下來幾個月我們不斷努力讓網站變得越來越簡單(同時也變得比較複雜)。這個網站最近上線了,叫 Jottit.com。

同時我還申請擔任兩個暑期程式計畫的「導師(mentor)」,這兩個計畫都極富野心而且相當驚人,也就快上線了。

我也決定要投入新聞工作,第一篇文章已經刊登出來。我弄了幾個跟科學有關部落格,開始著手進行我自己的學術論文,這是基於我自己對「誰才是真正寫維基百科的人」此一議題的研究。有一些人,包括 Jimmy Wales(維基百科創辦人)這位維基百科發言人,都聲稱維基百科並非是個大型的分散式計畫,差不多就是 500 人左右在貢獻內容,許多人還是他也認識的。他是做了一點研究支持自己的論點,但我在處理數字上面更加小心,也發現截然不同的結果:維基百科上有非常大量的內容是來自於新的編輯者,許多人甚至還沒有申請帳號,只是在條目中東加一句西加一句。為何 Jimmy Wales 會犯下這個錯誤?因為他看的是每一個使用者做出更改的次數,卻沒有觀察到他們所更改的「量」有多大,所以這 500 多人對維基百科做了非常非常多的編輯工作,但他們每一次編輯所修改的內容都很少,大多只是修改拼字錯誤、更改格式等等。所以我們似乎更有理由相信這 500 人是在「編輯」維基百科而非認為他們是在「撰寫」維基百科。

我的建議

所以秘訣是什麼?我如何用簡潔的幾句話就說完做過的事,讓自己聽起來像是個還不賴的人?

保持好奇心、廣泛地閱讀、嘗試新事物。 我想許多人們所說的智慧,追根究柢都是源自好奇心。

接納一切事物。 我很不擅長說「不」——到了病態的程度,無論是計畫、訪談邀約或是對朋友。我做過非常多的嘗試,即便當中大部分都是失敗的,我還是有所作為。

假設其實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幹嘛。 有一大票人拒絕嘗試,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知道的不夠多,或是他們假設自己所想到的所有方法其他人一定已經全都試過了。Well,的確有一小搓人真的知道該怎麼把事情做對,而知道要嘗試新事物的人又更少。所以如果你願意在某些事上全力以赴,想信你會做得不錯。

遵循這些法則造就了今日的我,一大堆專案讓我壓力沖天。

每天早上我起來收信,查看有哪個計畫今天會崩盤、有哪個最後期限得趕上、有哪個演講需要準備、有哪篇文章我得編輯……

或許,有天你也會像我一樣,萬一果真如此,希望我能幫上忙。(全文完)

本文的作者相信大家都猜到了,他是 Aaron Swartz。這樣一位年輕才華洋溢的人, 卻在上週以年僅 26 歲之齡,於紐約家中自殺了 ,令人不勝唏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