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如何理出好的創業 idea(下)

評論
評論

原文是 〈How to Get Startup Ideas 〉,作者 Paul Graham 是 Y Combinator 創辦人。

此為系列文章第三篇,前一篇是 〈 Paul Graham:如何理出好的創業 idea(中)

過濾器

若想要注意到創業點子,你還需要再關閉兩個過濾器:輕視過濾器 (unsexy filter,不屑或看不上某樣東西) 和厭惡過濾器 (schlep filter,對某樣東西感到厭惡/厭煩而有意躲避)。

大多數的程式設計師希望能輕輕鬆鬆創業:寫些漂亮的程式,擺到伺服器上,再向使用者收一大筆錢。他們不願處理那些乏味的問題,或是與麻煩的現實世界打交道。有這樣的想法也無可厚非,因為這些東西的確是種負擔。但是有同樣想法的人多不勝數,輕鬆創業的點子也越來越少見了。如果你打開思維,思考一下那些煩人、乏味的點子,就會發現其中幾個價值可觀的點子正在靜靜地等著你。

厭惡過濾器 (schlep filter) 相當危險,之前我還特別寫了一篇文章說明它所引發的後果——我稱之為厭惡性盲目(schlep blindness)。(編按:schlep 一詞最初來自猶太語,傳入美國後被廣泛使用。它的意思是單調乏味、令人生厭的工作。)我舉了 Stripe 作為例子,它是關閉厭惡過濾器並從中受益的典型案例。成千上萬的程式設計師都能看見這個點子,他們也都明白在 Stripe 出現以前處理線上付款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但他們在尋找創業點子時,就是對 Stripe 這個點子視而不見,因為他們會不自覺地避開與付費相關的事情。對 Stripe 來說,「線上付費很麻煩」這件事令他們厭惡,但這種厭惡卻是可以忍受的。事實上,由於大多數人對處理線上付款心生畏懼,Stripe 因此少了許多競爭對手,從而可以在一些本應遭遇困難的地方(比如爭取使用者加入)一帆風順。他們不必聲嘶力竭地讓使用者聽到自己的聲音,因為使用者早就迫切地期盼 Stripe 出現。

輕視過濾器(unsexy filter)與厭惡過濾器相似,只不過前者會讓你避開你不屑或看不上的問題,而後者則讓你閃躲你害怕的問題。在創辦 Viaweb 的時候,我們就克服了「關閉輕視過濾器」的難題:我們對軟體架構的感到興味盎然,但卻對電子商務本身了無興趣。後來我們也意識到這是不得不解決的難題之一。

比起關閉輕視過濾器,關閉厭惡過濾器顯得更加重要,因為厭惡過濾器更容易演變成錯覺,還會成為更糟糕的自我放縱形式。無論如何,創辦一家創業公司絕對是一件費時費力的事情。即使產品本身不會為你帶來很多麻煩,但總免不了要和投資者打交道、徵人或解雇員工等諸如此類的事。所以說,如果你找到了一個很酷的點子,但卻因為害怕過程當中的麻煩、令你厭惡的事情而裹足不前,那我只能祝你好運,因為只要是夠好的點子都一樣有這麼多的麻煩。

雖說輕視過濾器也是錯誤的根源,但它並不像厭惡過濾器般一無是處。如果處在快速變化的領域的前沿,你那些關於什麼很讚、什麼弱爆了等判斷多少會和你自己實踐的價值相關聯。你年紀越大、經驗越豐富之後,這點就會越明顯(意即你對事物好壞的主觀判斷可能有助於你的創業實踐)。此外,如果你認為某樣東西很讚,你工作起來也就會更積極更帶勁。

秘訣

前面我說了,發現創業 idea 最好的辦法是成為產生這類點子的那種人,之後再憑興趣把東西做出來。但有時後你的條件就是不夠。這時該怎麼辦?

最後我想談談想出 idea 的訣竅。儘管從我的經驗出發,用「有機」的策略效果更好、更有可能成功。你必須很嚴謹。當你用有機的方法時,除非真的感到「少了什麼東西」,否則你不會注意到那個點子。但是當你刻意去想創業點子,就得借助自我訓練取代這種自然機制了——你會看到多得多的 idea,但絕大部分都很糟,而你必須具備過濾它們的能力。

若不用有機的方式,最大的危險之一是人們會被那些因為「有機點子」而成功的案例影響。有機點子感覺就像是靈感,這有不少相關的例子:創辦人有了一個近似瘋狂的點子,但他「就是知道」點子大有可為,於是成功的新創公司就誕生了。如果你在「生」點子的時候也出現類似的感覺,則很可能只是誤會一場。

在想點子時,請從你擅長的相關領域著手。如果你是資料庫專家,就別想說要為年輕人做什麼聊天 app(除非你自己就是個年輕人)。它或許會是個好點子,但你憑什麼認為自己的判斷正確呢?所以直請接略過吧。還有許多別的 idea 與資料庫相關,由於你懂,所以這些 idea 是好是壞,你判斷起來就有說服力多了。你會不會覺得很難找到與資料庫相關的好點子呢?那是因為你的專長提高了你的標準。

尋找 idea,請從自己的需求開始。一定有什麼東西是你需要的。

一個妙招便是,問問你自己,在上一份工作當中,你有沒有說過「怎麼沒人做 x?如果有人把 X 做出來了,我鐵定買!」之類的話?如果你能想起任何一樣別人提過的 X,你大約就有了個 idea 了——你知道需求的存在,如果 X 根本做不出來的東西,別人也根本就不會說出來。

說得更廣泛一點,問問你自己,你有沒有哪些地方是異於常人的,使得你的需求也與大多數人不同。你可能不是唯一的一個。如果別人會「跟進」你的不同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如果你在變換 idea,那你之前投入的那個 idea 就是你異於常人之處。在那個 idea 上面你有沒有什麼新發現?有幾家知名的創業公司就是這樣開始的。 Hotmail 就是聯合創辦人互相討論彼此以前創業 idea 的時候迸出來的 idea。

年輕是異於常人的一大優勢。最有價值的新 idea 當中有些是從十幾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那兒來的。年輕的創辦人在某些方面會有不足,但同輩的世界只有他們才真正懂。很難想象,一個沒有上過大學的人做出來的 Facebook 會是什麼樣子。所以,假如你是位年輕的創辦人(比如不到 23 歲),有什麼是你和你的朋友想做,但憑現有技術無法實現的呢?

除了你自己的需求之外,別人沒被滿足的需求也是 idea 很好的來源。和周圍的人好好聊聊,聽聽看他們發現這個世界少了什麼、有什麼是他們想做但做不來的、有什麼乏味或讓人不爽的東西——尤其是工作上的。聊天的時候天馬行空一點,別一心只想著要從他們身上找到創業 idea。你其實是在別人身上尋找點燃你思路的那顆火星。可能你會在談話當中注意到他們原來並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因為你懂得解決的方法)。

當你找到一個不是自己的、未被滿足的需求時,可能在剛開始時會有些模糊。有需求的人可能並不特別清楚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 在這種情況下,我經常建議創辦人要變身成為顧問——如果專注於解決這一個使用者的問題的話,他們就知道如何行事了。人們的問題如此相似,幾乎你所寫的所有代碼都是可重復使用的,就算有部分重復利用不上,那也只是你挖井的小小代價而已。(意即解決好了一個使用者的問題,就相當於解決了一類使用者的部分問題。)

想解決好別人遇到的難題,這有一個妙招:把他們的問題變成你的問題。當 iPad 點餐系統 E La Carte 的創辦人 Rajat Suri 決定要為餐廳編寫軟體時,為了了解餐廳是如何運作的,他還特地去當服務生。這可能聽起來有些超過,但創業本就是偏激的事情。我們特別喜歡這樣去做的創辦人。

事實上,對那些需要 idea 的人,我會給這樣一個建議:別僅僅關閉厭惡和輕視這兩個過濾器 (schlep and unsexy filters),而是要主動行動,把你原來不屑的、或會讓你厭惡的 idea 給找出來,再把你不屑的東西給做出來,並向使用者收錢。

繞開厭惡過濾器和(在一定程度上繞過)輕視過濾器的一個妙招是,想想看有哪些東西是你希望別人做出來而你會用的?有什麼是你現在就願意掏腰包的?

由於衰敗的公司和行業經常會被創業公司取替,所以,在那些已露敗相、或「該死的」公司或行業上動腦筋吧,好好想想,會有哪類公司將從它們的滅亡當中受益呢?舉個例子,新聞業正快速衰敗,但新聞業仍舊是有利可圖的。在未來會有哪類公司(部分)取代新聞業呢?

把想象的場景放在將來吧,而不是現在。某公司/行業取代別的公司/行業的話,通常都是從內部開始發生的。所以,別去找什麼「X」的替代品,而是要找 在將來會變成「X」替代品的東西 (意即,取代 X 需要較長時間,過程也比較復雜,現在無法直接判斷有什麼是絕對吃定 X 的,可能會在過程中冒出一個原本沒人聞問的替代品出。也請好好思考一下替代都會在哪些方面發生。比如,傳統的新聞業為讀者提供了獲取信息和打發時間的方式,作者也能從中賺錢並獲得知名度,同時也是幾種不同廣告形式的載體。新聞業的上述各個方面都有可能被替代(其實這種替代已經在發生了。)

創業公司吞噬現有公司時,它們通常會先服務於一些被大公司忽略、較小但卻很重要的市場。如果所在市場是大公司不屑參與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因為這種不屑的態度經常會誤導它們。例如,Steve Wozniak 打造了後來成為 Apple I 的電腦以後,他覺得有義務和他當時的雇主惠普溝通,看看他們有沒有興趣生產它。幸運的是,他們拒絕了 Steve Wozniak 的好意,理由之一是,Apple I 把電視當成顯示器,這在惠普這家高階硬體公司看來是比較遜的。

像當年微機時代的「hobbyists(沉溺於某嗜好之人)」一樣,現在也有一群高階使用者被大公司們忽略了。一個有野心的創業公司通常可以輕鬆拿下一個較小的市場,而所耗費的努力是不會局限於那個小市場的(意即有可能會繼續做大做深)。

同樣,大多數成功的創業公司都是趁著比自己更大的浪潮發展起來的,那現在創業公司也可以找找有什麼是可以利用的趨勢。基因測序和 3D 打印的價格正遵循著摩爾定率不斷下降。幾年後,我們又能做些什麼新的東西呢?有什麼被我們不自覺地判定為不可能的事情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可能呢?

有機

從根本上說,刻意去找浪潮、找趨勢是一種刺激方式。但假如你處在快速發展的某個領域的前沿的話,你不需要去找什麼浪潮,你自己就是浪潮了。

尋找創業 idea 是門很微妙的學問,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人都鎩羽而歸。會失敗是因為你太刻意去想創業 idea 了,你要是這樣做,就會產生一些聽似合理但實則危險的 idea 出來。最好的辦法並沒那麼直接:如果你有合適的背景(把大腦準備好),好的創業 idea 就會變得明朗。發現那個「少掉的東西」需要時間,而通常這些空白又不適合作為創業的 idea,只是做起來有趣的東西。因為它們有趣而願意花時間和精力去把它們做出來,這是如此的難能可貴。

活在未來,再把有趣的東西做出來。(Live in the future and build what seems interesting.) 聽起來奇怪,但這就是真正的秘訣。

(全文完。)

編按:大家比較喜歡 Paul Graham 原本寫的「Live in the future, then build what’s missing.」還是後來加上的「Live in the future and build what seems interesting.」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