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ity Fair:微軟「失落的十年」(上)

評論
評論

(photo by  orcmid)

【編輯按】根據 Vanity Fair 於 7 月的文章,內容指稱微軟的管理不當、官僚作風盛行,使得微軟在財務以及技術上歷經了「失落的十年」,雖然微軟 CEO 史蒂夫·鮑爾默 (Steve Ballmer) 在日前接受富士比採訪的時候反駁此一說法,並認為全球目前有超過 13 億人使用 PC,中間又有推出 XBOX 等新產品,怎麼會是失落的十年。

不過, 我們仍找到騰訊新聞 的簡體翻譯,全數正體中文並修正字彙後刊出,以饗讀者,曾兩次獲得喬治波爾卡新聞獎(George Polk Award)的美國知名記者、最近剛剛擔任《Vanity Fair》特約編輯的 Kurt Eichenwald 於文中,對鮑爾默極盡嘲諷,將微軟「失落的十年」歸咎於鮑爾默。

全文摘要:

曾幾何時,微軟統治著科技產業;誠然,微軟曾經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自 2000 年以來,隨著 蘋果、Google 與 Facebook 的崛起,微軟在每個新涉足的領域均以失敗收場:電子書、音樂、搜尋、社群網路等等。艾肯沃爾德在與微軟前任和現任高官交談後發現,他們把矛頭都指向了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接班人鮑爾默。

伴隨著莫扎特名曲的優雅節奏,史蒂夫·鮑爾默步入了拉斯維加斯威尼斯人酒店的宴會廳。當年滿 55 歲的微軟首席執行官熱情的擁抱《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主持人瑞恩·西克雷斯特(Ryan Seacrest)時,鮑爾默身後 20 英尺高的螢幕牆開始閃爍著他的名字。在剛舉行的 2012 年國際電子消費展中,西克雷斯特主持了鮑爾默的主題演講活動。

該次消費展於今年 1 月份在拉斯維加斯舉行,超過 15 萬技術人員和企業高官湧入了這座城市,來參觀最新的技術和科技產品。參會者從一個展廳走向另外一個展廳,急匆匆的希望搶先獲得最新的試用產品,絲毫不在乎在會場出現的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和饒舌歌手 LL Cool。

但是這個夜晚,威尼斯人酒店的 Palazzo 宴會廳充斥著不安的氣氛,因為鮑爾默將在這裡發表主題演講。在此前的 17 屆國際消費電子展當中,微軟首席執行官在其中的 14 次發表過主題演講。

其中,蓋茨參與了前 11 次,鮑爾默則參與了隨後的 3 次。就在幾週之前,微軟曾宣布這將是公司首席執行官最後一次在國際消費電子展發表主題演講。更糟糕的是,微軟在來年可能不再作為展出者展示最新的創新技術。這也就是說,微軟的新產品將不會在年度高科技盛會中現身。

就在鮑爾默發表主題演講之前,有關他將會發佈什麼最新產品的傳聞早已炒作的沸沸揚揚。傳聞稱微軟將會發佈華麗的新技術,一掃過去暗無光澤或非常糟糕的技術。不過展現在人們面前的卻是一幅瘋狂的景象,因為鮑爾默的主題演講卻是以他與西克雷斯特的談話為架構。

鮑爾默在談話中高度讚揚了備受市場期待的 Windows 8 作業系統(直至這篇稿件完成時,微軟也僅僅只是在線上發佈該款作業系統的預覽版。)他談到了自己對遊戲主機 Xbox 的預期,這款產品在與 Sony 的 PS 遊戲主機的競爭中,取得極大的成功。鮑爾默還談到了 Windows Phone 7 作業系統。

儘管這款行動作業系統受到使用者的廣泛讚譽,但銷售數據卻有點慘。鮑爾默隨後開始展示搭載了 Windows Phone 7 作業系統的智慧型手機,不過在展示中出現了非常尷尬的場面:當鮑爾默展示語音發送簡訊時竟然出現小故障,導致未能成功。

隨後,一位微軟員工匆匆的更換了一部手機。各大媒體對此的反應非常不好。正如一位知名部落客在文章中寫道的那樣,“微軟在最後一屆展示會中,竟然開了這麼一個殘酷的玩笑。”

如果不是過去十多年一系列的錯誤、錯失機遇,以及從消費電子產業的創新者演變成為碌碌無為者,微軟低調的絕唱可能將一無是處。

在這些年當中,微軟不斷的被 Google、Facebook 和蘋果在各個領域所超越。這些企業革新了社群媒體技術體驗,而反應遲緩的微軟卻仍在極大的依賴於 Windows、Office 和伺服器軟體等舊產品,來支撐著公司的財務表現。

在一個充滿活力且不斷變革的市場中,微軟變成了高科技產業的一家底特律汽車製造商,即便是在競爭對手顛覆了世界的情況下,卻依然在生產線上製造那些雖然閃爍著光澤,卻已經被市場所淘汰的產品。

微軟絕大多數的創新,要嘛給自身帶來巨大的虧損,要嘛就是對底線幾乎毫無任何影響。這種表現在華爾街同樣得到了體現:儘管微軟旗艦產品的營收和淨利潤出現了大幅增長,但是在過去的十年當中,微軟股價卻一直在 30 美元左右徘徊,而蘋果的股價卻較十年之前增長了 20 倍以上。

2000 年 12 月,微軟的市值曾達到 5100 億美元,這樣讓微軟成為當時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到了今年 6 月份,微軟的市值僅有 2490 億美元,為全球市值第三大公司。2000 年 12 月,蘋果的市值僅有 48 億美元。但是到了今年 6 月份,蘋果早已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市值達到了 5410 億美元。

這個令人大跌眼鏡的結局究竟是如何出現的?這個曾經在全球擁有最多現金,一度成為「酷」符號並打破 IBM 對電腦產業統治的公司,如何在已經獲得勝利的情況下落得今天的悲劇結果。

商學院案例

微軟失落的十年這一故事,足以成為商學院研究企業如何從輝煌走向衰退的經典案例。微軟曾經是一家由富有遠見的青年才俊引領的創新公司,但是隨著公司不斷的茁壯發展,官僚作風開始在微軟內部滋生。微軟還有著極其怪異的企業文化,公司高官因為無意間扼殺可能威脅到已建立起來的業務的構想,會得到公司的表彰。

從新千年開始,微軟的門廳就已不再是光著腳、身著夏威夷襯衫的程式開發者們徹夜不眠的為了一個共同且輝煌的目標而努力工作的地方。相反,微軟厚重的企業牆內的生活變得一塵不變而且殘酷。勢力割據已經悄然形成,掌控內部政治逐漸成為了微軟員工事業成功的關鍵因素。

在這些年當中,微軟加大了削弱競爭對手的力度,但是因為公司管理層一系列令人驚愕的愚蠢決定,讓已經被削弱的競爭對手,而不是其它公司常常能夠與微軟攜手共事。微軟的員工不是因為正確行事,而是因為確信同事失敗而得到獎勵。也正是這樣,微軟在一系列無休止的內部鬥爭中被損耗。曾有潛力在市場中取得成功的業務,如電子書閱讀器和智慧型手機技術,分別因為內部鬥爭而失敗或推遲發佈。

通過數十次對微軟現任和前高官的採訪,以及大量公司內部文件,包括最高官理者之間的電子郵件往來,這展現了現任首席執行官鮑爾默領導下的微軟的生存狀況。微軟前經理比爾·希爾(Bill Hill)說,“他們曾經嘲笑 IBM。但現在,他們卻變成了自己曾經鄙視的那種企業。”

如今,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的微軟,有著一個不成功便成仁的機會,這或許也是鮑爾默向華爾街證明他是引領微軟走向未來的正確人選的最後一次機會。透過最近推出的平板電腦 Surface,以及 Windows 8、Windows Phone 7,Windows Server 2012 和籌劃上市的 Xbox 720,鮑爾默已接近於證明他的戰略,包括在去年斥資 85 億美元收購 Skype。但是微軟高官們認為,無論這些產品成功與否,微軟已經步入耄耋之年,那個曾經吸引著一代技術和軟體工程師熱情的微軟早已不復存在。

“我覺得微軟就是科技界的希爾斯百貨(Sears),”微軟前行銷經理科特·馬西(Kurt Massey)說,“在 40、50 和 60 年代,希爾斯百貨如日中天,但現在卻門庭冷落。這就是微軟的命運,它再也不酷了。”

「酷」是科技產品消費者希望得到的東西。

證據一:今天,蘋果 iPhone 手機的營收已經超過了整個微軟的營收。這的確是真實的寫照。蘋果在 5 年前尚不存在的一個產品,目前的營收已經超過了微軟所有的業務。如今,iPhone 的營收已經超過了微軟自 1975 年以來推出的 Windows、Office、Xbox、Bing、Windows Phone 和所有其它產品的營收總和。在截至 2012 年 3 月 31 日的那一財務季度中,iPhone 的營收達到了 227 億美元;而微軟的整體營收卻只有 174 億美元。

壟斷資金

微軟曾經是地球上最幸福的公司,而該公司的起源可以追溯至電腦蟲的聖經--《大眾電子》雜誌(Popular Electronic)。

1974 年 12 月的一天,21 歲中途退學的大學生保羅·艾倫(Paul Allen)在哈佛廣場的報刊亭購買到了一本最新出版的《大眾電子》雜誌,當時艾倫幾乎已經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激動心情。這期雜誌在封面上用很大的字體寫道,世界上第一台迷你電腦已經問世,該產品功能與商務大型機的功能一樣強大。艾倫一口氣在哈佛大學跑了 6 個街區,而他的高中室友比爾·蓋茨正是這所大學的學生。

艾倫和蓋茨長期來一直想要用 BASIC 電腦語言編寫一款作業系統,但是蓋茨中途退出了。蓋茨當時向艾倫表示,只有在有人開發出一款擁有更快處理器的電腦時,他才會開始這個計劃。當艾倫把買到的雜誌塞到蓋茨手中後,兩人一致認為:時機已經來臨。

事情發展的非常迅速。蓋茨、艾倫和其他一位好友編寫了一款名為 Altair BASIC 的程式語言,並說服製造了第一台迷你電腦的公司 MITS 買下了這款程式語言。同一年,他們成立了一家名為 Micro-soft 的公司。不久之後,個人電腦市場開始出現爆炸式的增長。Micro-soft 開始向更大的企業使用者出售自己的程式語言。在隨後的兩年之內,Micro-soft 更名為微軟(Microsoft),並製定出了微處理器程式的業界標準。據大家說,在年輕的微軟工作,雖然令人感到興奮不已,卻也令人緊張不安。當時的蓋茨非常殘酷,對他當時聘用的每一位員工要求都非常苛刻。

鮑爾默加盟

1980 年,當時全球最大的電腦製造商 IBM 找到了蓋茨和艾倫,授權微軟為 IBM 即將發佈的新產品 IBM PC 編寫作業系統。這是微軟的一次重大突破,同時也為微軟即將到來的爆炸式增長提供了所需的財務支撐。也就在同一年,蓋茨和艾倫認為,他們兩人都不具有微軟所需的管理技巧或商業頭腦。因此,蓋茨找到了哈佛大學的好友,生性狂暴、講話大聲,主修經濟和數學的鮑爾默來負責公司的業務運營。在前往史丹佛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學碩士之前,鮑爾默曾在寶潔公司擔任過產品經理助理。因為加盟了微軟,鮑爾默放棄了在史丹佛商學院的學業。在艾倫 2011 年出版的自傳《我用微軟改變世界》(Idea Man)中,曾回憶起了與鮑爾默首次見面時的情景:“我想,這傢伙看上去像是克格勃的特務。他有著一雙敏銳的藍眼睛,以及真正的韌性。”

微軟開始每年以一倍甚至兩倍的速度增長,該公司開發的作業系統也變得越來越複雜。MS-DOS 還是一款基於文字的作業系統,但不久之後 Windows 便帶來了圖形的介面桌面、游標等等。

1995 年 8 月 24 日,微軟迎來了公司歷史上最酷的時刻,該公司發佈了隨後成為最暢銷的作業系統 Windows 95。為了能夠率先買到正版作業系統,電腦極客(Geek)們從午夜開始便在科技產品商店的門外排起了長隊。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傑·雷諾(Jay Leno)出現在了微軟園區參加慶典活動,紐約的帝國大廈甚至都裝點上了微軟的色彩-- 紅、黃、綠三色。蓋茨當時向滾石樂隊支付了 300 萬美元,購買了他們演唱的流行歌曲“Start Me Up”的版權,並把其作為 Windows 95 和其它慶典活動的主題曲。是的,微軟甚至為軟體都購買了主題曲。

到了 1997 年年底,Windows 95 和其它微軟的作業系統,已經佔據了美國 PC 市場 86.3%的市場份額(蘋果 Mac 作業系統當時的市場份額僅有 4.6%。)蓋茨的身價早在 1992 年便達到 68 億美元,他也在當年被《富比士》雜誌評為全球首富。電腦蟲在當時成為了時尚,微軟也在美國社會擁有了空前的影響力。從當時的情況看,似乎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這家軟體巨頭的發展。

 

巴菲特的選擇

另一方面,並譽為“奧馬哈先知”(Oracle of Omaha)的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卻並沒有買入微軟的股票。

1997 年 8 月,微軟當時負責銷售、行銷和服務等業務的高官傑夫·雷克斯(Jeff Raikes),曾敦促巴菲特買入微軟股票。雷克斯在致巴菲特的電子郵件中寫道,微軟就像是可口可樂公司,而後者正是巴菲特投資最為成功的股票之一。雷克斯在信中曾高度強調了 Windows 的市場統治地位,他說,“舉例來說,1996 年全世界銷售出了 5000 萬台電腦,它們中的大約 80%授權安裝了微軟的作業系統。 ”

雷克斯在信中還表示,微軟的業務中包含有研發支出,因此不確信該公司的利潤是否能夠像飲料業務一樣可觀。雷克斯同時還表示,微軟股價存在著一定的風險。他在信中提到的風險,是指來自於科技市場不可預知的轉型,這種情況就與 IBM 遭遇的情況完全相同。當微軟進入作業系統市場時,IBM 早已是該市場爺爺級的企業。雷克斯當時在信中稱,“我想 IBM 沉浸在先前一代電腦產品帶給該公司的成功之中,這讓這家公司忽視了 PC 產業的轉型。”

雷克斯的這一顧慮提醒了巴菲特。既然 IBM 無法預測到科技產業的巨變,是否微軟也會在下一次科技產業轉型時忽視發展機遇?雷克斯在信中也承認,自己對微軟的發展存有一定的顧慮。他寫道,“我確實對微軟未來 10 年、20 年或更長時間的發展感到擔心。”

電子書閱讀器

雷克斯的擔心並非沒有道理。事實上,微軟可能會失去下一個十年發展機遇的跡象早已顯現出來。就在這一段時間內,在位於華盛頓雷蒙德的微軟總部,一群高官們正在開發一款設備,該產品有望用 10 年的時間達到數十億美元的產值。這是一款電子閱讀器,使用者可以下載數位版文字內容,如圖書、雜誌、報紙等等。雖然領先於其它公司數年時間,但是微軟卻沒有成為該市場的創新者。相反,該市場的絕大多數利潤都歸屬了亞馬遜和蘋果兩家公司。

微軟開發這款設備的靈感來自於道格拉斯·亞當斯(Douglas Adams)在 1979 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銀河系漫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Galaxy)。這本小說的理念是,一本資料足以掌握整個銀河系的知識。微軟的開發者認為,電子書能夠把亞當斯的構想變為現實。到了 1998 年,一款電子書原型機已經開發完成。但是當該產品的開發團隊把它呈遞給蓋茨時,蓋茨卻做出了否定的意見。蓋茨宣布,電子書並不是微軟的正確選擇。

一位曾經參與該計劃的程式開發者回憶說,“蓋茨並不喜歡該電子書的使用者介面,因為它與 Windows 的使用者介面並不一樣。”不過微軟當時的電子書開發團隊認為,Windows 對電子書而言完全不合適。電子書就應當以圖書為中心,整個螢幕只有一本書,因為真正的書上並不會出現 Windows 游標。把漂浮的 Windows 游標放到電子書當中,只會影響到使用者的閱讀體驗。

當初開發電子書閱讀器的團隊,便被取消了向蓋茨直接匯報產品的資格,並被編入 Office 軟體的開發團隊當中。如此一來,這個本來富有創意的技術開發團隊,被迫拋棄各種創意,並轉為主要向高官匯報軟體的盈利和虧損情況。

該技術開發團隊的創始人之一史蒂夫·斯通 (Steve Stone) 說:“我們當時的整體計劃已向前規劃了三到四年,我們必須在 1999 年期間推出產品。然而後來我們卻無法專注於開發對於消費者很有影響力的技術,而是突然被改變了工作內容,並被要求去重點思考產品盈利問題。”

一位微軟 Office 部門前主管則透露,微軟電子書閱讀器計劃之所以被否決,並不僅僅是微軟擔心其盈利前景問題,關鍵還在於觸控螢幕。這位主管說:“Office 最初是為鍵盤而設計,而非針對觸控筆和手指。在微軟技術開發過程中,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個人偏見。”

多名微軟高官認為,微軟對於 Windows 作業系統和 Office 辦公套件這兩大產品的過於偏愛,導致該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錯過了使用新技術的大好機會。斯通表示:“Windows 就是上帝,一切都得圍著 Windows 轉。有關簡化型使用者介面的行動運算創意,卻被該部門的大頭頭們視為並不重要,他們還極力扼殺此類計劃。”

這種偏愛滲透到了整個微軟,這也導致微軟在面臨新競爭對手的挑戰時,無法做出快速的回應。一位軟體工程師表示,“哪怕是你想要編寫的任何一個程式,都必須圍繞著 Windows 或者現有產品。這令人感到非常困惑,因為你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去解決問題,而這些問題與你的產品沒有關係,完全是因為你必須通過腦力激盪來想方法設法的讓這一框架奏效。就是這一點,讓你開發產品的速度減緩了下來。”

但是微軟對 Windows 和 Office 這兩大產品的偏愛,導致上述兩個部門權利過大,並不是微軟粉碎創新的真正原因。微軟高官表示,更大的問題在於到了 2001 年,微軟的企業文化已經走向了自我毀滅之路。

泡沫的破滅

在上世紀 90 年代初,就好像所有的微軟員工在電腦都都安裝了一款應用程式。這款應用程式會讓一個卡通的臉部表情一直出現在電腦螢幕當中:臉部究竟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則取決於微軟的股價表現。當微軟股價上漲是,顯示的是一張笑臉;當微軟股價下滑時,表情會非常的沮喪。

毫無疑問,幾乎所有的微軟員工都通過股票期權獲得了公司一定的股份。當股價上漲時,所有人的財富都將會增加;反之亦然。在微軟發展之初的歲月中,該公司創造百萬富翁的速度幾乎與其製造軟體的速度一樣快。除去蓋茨和艾倫之外,微軟最初的 11 名員工均獲得了價值在 100 萬美元至 1 億美元不等的股票。也正是因為這樣,所有的微軟員工都希望公司股價一直能夠上漲。

在微軟任職 16 年的行銷經理埃德·麥卡希爾(Ed McCahill)表示,“當時微軟員工非常渴望利用每一個機會來增加公司的營收。在每一次參與的會議中,都有著明確的目標和清晰的結果,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動作越快,微軟的股價就會上漲的越快,他們的個人財富也將會越多。”

因為微軟快速的造富神話,讓公司收到了數不清的來自商學院和技術出身的學生的履歷。微軟開始大肆招募員工,許多公司的長期高官讓新員工處理工作,他們則整日遊手好閒,等待著下一次兌現期權時間的到來,讓自己執行更多的期權。微軟的新員工則嘲笑這種行為為“休息和套現。”

然後所有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1999 年 12 月 30 日,那個電腦上顯示臉部表情的應用出現了一張愁眉不展的面孔。在前一天,微軟股價剛創出拆股之前的歷史新高 119.94 美元,隨後微軟股價便開始出現了下滑。即便是微軟,也無力避免網路股泡沫的破滅。

16 天之後,比爾·蓋茨把微軟首席執行官的衣缽交付給了鮑爾默。保羅·艾倫回憶說,“當蓋茨在 2000 年 1 月宣佈出任公司' 首席軟體架構師',史蒂夫·鮑爾默將接任公司首席執行官時,我對此感到非常震驚。雖然鮑爾默長期以來一直擔任蓋茨的頂級幕僚,但上世紀 90 年代的公司發展狀況,會讓你認為鮑爾默不會一定成為首席執行官。我敢說蓋茨認為鮑爾默是一位非常睿智的高官,但他的才華主要來自於商業層面,而不是技術層面。也就是說,鮑爾默不是' 產品大師'。”

一位擁有著交易、財務和產品行銷背景的商人,取代了一位軟體和技術天才,成為了微軟新任首席執行官。在隨後的一年時間中,微軟股價下跌了一半以上,而且股價再未返回至曾經創出的歷史高點。曾經給微軟員工帶來數不清財富的金鑰匙-- 股票期權,也變成了“潛水期權(underwater option,譯註:即期權的行權價格高於股票市價)。”

微軟員工中出現了嚴重的財富分化問題。有些員工每天開著自己新買的賓利上班,而有些員工則開著熱門車款道奇霓虹。曾經那個團隊並肩作戰雄霸天下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財富分化問題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微軟老員工與新員工之間的關係。

微軟的企業政策也開始發現微小的調整,但這些調整足以讓那些未能及時加盟公司的員工不再成為百萬富翁。2003 年前後,微軟決定通過不再向員工提供股票期權來削減支出。這一做法完全激怒了公司員工,因為這意味著老員工已經擁有了百萬美元的財富,而新員工只能獲得工資。

一位微軟前軟體設計工程師對此表示,“憤怒的微軟員工不停的轉發著停止發放股票期權的消息。我當時就認為,微軟因為停止發放股票期權蒙受的損失,要遠遠大於公司節約的資金。”痛苦的成本削減計劃並沒有因此而完成。微軟還放棄了其鍍金般的員工醫療保險計劃。一些微軟前員工表示,這正是他們最終選擇離開微軟的員工。甚至連白色書寫板也出現了短缺,整個微軟辦公室都出現了辦公用品短缺的問題。

更加糟糕的是,因為停止發放股票期權,員工想要成為富翁就必須像在通用汽車或是 IBM 一樣,通過提拔升遷來實現。一位微軟前高官表示,“員工當時意識到,他們將無法成為富翁。微軟把員工推向了提拔升遷的獨木橋,而不是把他們變為公司利益的貢獻者。”

 

<按此繼續閱讀下篇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