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Lo
吉人辭寡

宣示發展金融科技卻擋比特幣,讓人匪夷所思的金管會 FinTech 大計!

看看英國政府,再看看金管會,毛揆應該要好好思考的是,為何台灣要發展FinTech?台灣又憑什麼可以發展FinTech?只是一味提出解決問題的(無效)方法,而不去看真正的問題是什麼,it's going Nowhere!

Paypal Mafia 繼續在 FinTech 發光發熱

矽谷創業圈中知名的 Paypal Mafia ( PayPal 幫 ),讀者應該不陌生。特別是其中最具知名度的 […]

科技社交圈中的勞斯萊斯 : 秘密結社的 f.ounders

筆者上個月突然收到一封email,內容是說筆者的好友:TranfersWise創辦人 Taavet(筆者曾分享一篇相關文章於此),是去年於都柏林舉辦的f.ounders的參與者之一。他推薦筆者被接受,筆者因此受邀參加今年7月底在香港舉辦的f.ounders。信中附上一個不能對外公開的網站,筆者可付費報名以確保150個名額的其中一個。

矽谷火紅創投大力擁抱的愛沙尼亞駭客精神

當台灣媒體只是表面看到一直以為Skype在愛沙尼亞創立的,是愛沙尼亞這個國家培育的新創公司時,筆者認為重點是:連續創業者——Skype的共同創業者,選擇了一個合適的國家:當時有高科技人才與相對低廉的人力成本的愛沙尼亞。當我們的政府想辦法拼命要把團隊送到矽谷時,是否也曾思考如何能吸引像Skype共同創業者,進駐台灣,選擇台灣的團隊作為創業的基地?

Uber 該管,但要如何管?看看 San Francisco

Uber最近鬧得滿城風雨,收到交通部的罰單多到無需筆者於此交代發生什麼事情了。筆者Uber經驗,是在Uber於2010年於San Fransisco推出後沒多久(筆者當時還住在San Jose),就在一次San Fransisco downtown與朋友晚餐後第一次使用了Uber的服務,從此只要不是自己開車,在San Fransisco談生意或者與朋友聚會,都會選擇Uber了。

多一片” 練習貼”,我成了粉迷!

一看到紅米附的三張螢幕保護貼,其中有一張是標示“練習貼”(另兩張自然是“正式貼”),筆者此時真的是順口“WoW"出來!筆者手拙,從2010年開始會買iPhone的螢幕保護貼以來,從iPhone 4到 6,沒有一支貼得好,而苦惱的是,貼壞了也沒機會調整。紅米這”練習貼“,讓筆者真是臨"貼"涕泣,想說紅米怎麼這麼了解筆者的痛啊,怎麼知道筆者就是這種when it comes to 保護貼,就需要實踐”Practice makes perfect“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