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別以為自己能置身事外!科技取代人類不是危言聳聽,政府保障「全民基本收入」勢在必行

Liz Chen 2016/1/26

mf被威脅的未來》作者 Martin Ford

電影《雲端情人》為我們揭示了看似荒誕,卻又真實的未來:人工智慧有了豐富情感,能夠與人類墜入情網,她不是被設計來抒發心靈寂寞的虛擬物件,而是宛若活生生的人,能夠跟你甜蜜熱戀,卻也會移情別戀。

當電腦都能理解世界上最複雜的情感,談起人類式捉摸不定的愛情,甚至產生自由意志、拋卻本來的「服務對象」,轉而追尋真愛,它還有什麼做不到的?

在瑰麗迷離的鏡頭之外,導演沒有說明白的是,由人類創造的人工智慧,可能終將反噬人類自己。

Elon Musk、Stephen Hawking 這兩個對人類科技與科學進展有著巨大貢獻的菁英,同樣對人工智慧抱著憂心忡忡、大力反對的態度,並非焦慮人機之間親暱交流破壞既有家庭結構,他們擔心的是,若放任他們無限制發展,恐怕機器終究會全面取代人類、甚至殺死人類,反客為主成為地球的主宰。

不過,在人類可能遭人工智慧「殺死」之前,我們有更迫在眉睫的問題需要面對。貧富不均、青年失落已很嚴重的年代裡,加上愈來愈聰明的「機器」攪局,人類大規模失業遲早會降臨。美國作家 Martin Ford 自己過去就是一名軟體創業者,「以前軟體是裝在光碟裡,需要勞工包裝、貼膜、運送,但現在軟體都已存在雲端了,再也不需要人力幫忙」,自此他開始省思科技產生的後遺症。

在他的著作《被科技威脅的未來》中,這種恐懼強烈且現實。Martin Ford 引述大量資料與數據,具體勾勒現在的科技如何徹底顛覆人類的未來。在目前以「工作」驅動「發展」的經濟體系中,機器替代勞動的同時,社會制度倘若無法跟著進化,那將會演變成一齣宛如退回封建時代的夢魘。

這次跟以前不同,科技迅速取代人類,白領別以為就可高枕無憂

FrameBreaking-181219 世紀「盧德運動」份子破壞紡織機

科技取代人力,這種相對悲觀的論調經常會被視為拒絕進化的守舊恐龍「盧德份子(Luddite)」。

slide1電腦創作的畫作。來源:The Painting Fool

但 Martin Ford 警告,21 世紀的科技進展取代的已不再只是昔日機械式重複性的任務而已。該操煩的不只計程車司機、倉儲揀貨人員、炸薯條裝飲料的速食店員工,他洋洋灑灑舉證了許多目前已在試驗、甚至成真的技術,從記者、IT 維護人員到律師、藥劑師、財務分析師,這些過往被視為勞心的工作,都可能被軟體程式全面獵殺;就連作畫、作曲等高度創意性的行為,電腦也未嘗無法做到。

Wall-E_Cubecolors

之所以如此劇烈轉變,來自雲端技術、大數據、機器學習、人工智慧等科技的高速進展,過去人類擅長處理「非結構性」資料,現在電腦藉由大量資料也能自我推衍,深度學習、神經網絡之類的科技也正加速自動化的未來。於是就連醫師想破頭也難以診斷的怪病,也許都能靠著機器搜羅龐大的資料庫,在全球範圍找到有紀錄以來歷史上所有類似病例、因而能夠更有效率的對症下藥。

永遠不感疲累、而且精準無誤,機器替代人類完成,人類不再受到勞力所宥,精神獲得解放,得以從事更高層次的藝術哲學創造,這是一幅完美到近乎烏托邦的景象。

但是問題在於,若不打破「有工作才有收入,有收入才有消費」的既有經濟法則,最終只能是一場「自動化封建」的悲劇。Martin Ford 在書中引述經濟學家 Noah Smith 的這段預言,令人毛骨悚然:

在保護精英權貴群的門外,擠滿了衣衫襤褸、瀕臨餓死的無業遊民,不同於史達林或毛澤東的專制政權,這個由機器人捍衛的專制政體將在大眾意見中屹立不搖,下層民眾可以隨心所欲發表思想,但槍桿永遠握在機器人統治者手上。

換言之,照這樣下去目前的科技進步,將會讓資本主義發展到最極致:世界只剩「科技資本家」與「貧窮大眾」兩種階級。

儘管書籍的前半段充滿對科技進步的不信任感,但 Martin Ford 來台受訪時仍稱自己的立場仍是「pro-tech(親近科技)」,他不反對科技發展。不同於 Elon Musk 曾提出人工智慧應由國家層級出面監管,Martin Ford 認為,由政府強加干預自動化趨勢不切實際,「中國、美國、俄國都在發展 AI,而且很多都是秘密進行,怎麼管、由誰來妨、管制的程度都是難題。」

阻礙自動化不是可行的解決辦法,Martin Ford 針對教育、職業培訓能夠促成低階勞工向上爬的說法也不買單,因為不僅金字塔底層的工作愈來愈少,自動化的趨勢也已逐漸侵蝕到上層稀罕、高價值的安全區。事實上,目前軟體產業憑靠幾十人小規模團隊在全世界創造高產值早已不是新聞,這雖讓科技界引以為傲,對全世界整體運作而言卻不必然是好事。

更好的新世界:政府給予全民基本收入保障

Martin Ford 認為,我們無法倚賴傳統政策如教育或介入控管私營公司,將全體人類從自動化的危機中拯救出來。何況,當一方推出愈來愈多尖端昂貴的科技服務,卻因極端貧富差距缺乏足夠的消費人口,豈不矛盾?Martin Ford 提出,比較有效的解法是現在已有少數國家採行的「保障基本收入」,亦即由政府給予全民得以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補償。

這種主張似乎很有濃濃的社會主義味道,難以見容於信奉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不過 Martin Ford 請出被保守派視為偶像的右翼經濟學家海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這位 19 世紀以崇尚自由市場的學者當時即有如下見解:「保障所得是政府為窮困不幸者提供保險的正當政策,是轉型成更開放社會的過程中,許多人無法再倚賴傳統救濟制度時,政府必須提供的安全網」。

提供基本所得,反而是更有效率也更實際的作法。政府可以廢除如最低工資、食物券、其他社會福利等等救濟方案,不僅降低人力物力成本,且讓個體可以自由運用金錢,促進市場流動,又避免因貧窮激化的動亂。基本所得即使必定造成部分人口自願退出勞動市場,但若能讓更有企圖心的人因而產生更多機會、獲取更大量的財富,並不是什麼壞事。

2014 年底瑞士曾針對「全民發薪」舉行公投,不過以失敗告終。芬蘭政府擬在今年推行基本收入、荷蘭烏特勒支也將就此進行城市規模的實驗,顯見高失業率已讓現階段已開發國家焦頭爛額,隨著自動化時代降臨,問題只會空前嚴峻,現在看似激進的做法,未來也可能將成為常態。

別讓機器人輕鬆搶走你的工作

her003

當然,誰也不敢肯定以後的世界如何運轉,但自動化的浪潮是大勢所趨。也許我們能保持小小的期盼,在雲端情人設定的未來裡,「手寫」竟成為一項足以溫暖世人、因而可供餬口的技藝。

但現實一點來說,所有人不得不面對的真相是:該怎麼讓自己被吞噬的命運「最小化」?Martin Ford 建議,保持彈性、學習「學習的能力」(learn how to learn),別做例行性或重複性的事物,寫程式、創作小說、從事科學研究、行銷⋯⋯愈需要創造力、愈難以被預測的工作,遭取代的機會愈小、速度也愈慢。

怎麼判斷自己現在的工作會不會被機器人「掠奪」,「如果任何一個聰明且學習力旺盛的人,只要查看你的工作記錄,就能快速上手」,那你的工作就岌岌可危,因為那個聰明且學習力強的人不是誰,很可能就是一組電腦演算法而已。

如同 Martin Ford 所言,「終止科技發展是最要不得的手段,我們應該適應它」。乘上這股史上翻轉最劇烈的大浪,政府與個體責無旁貸,而且時間所剩不多。

歡迎加入「Inside」 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Comments (3)

  1. 應該要反思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們的世界要被技術人員的唯物傾向思維牽著鼻子走? 好像沒有大數據, 沒有物聯網, 沒有機器, 人類就活不下去了, 這些都不是非要不可的剛需呀, 媒體每天配合炒作, 哪天連自己都被 fire掉都不知道

    凡事物極必反, 做到極致就是毀滅的開始,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達文西的世界, 而不是一個技客的世界, 建議媒體把麥克風轉一下角度吧

  2. 所以你到底反思了什麼?牛頭不對馬嘴的
    大數據的目的為何?精準預測、風險評估、複雜決策…這些不就是現在大多數人類整天工作做的嗎?
    你怎麼不問:為何人類要浪費生命做這些東西?未來有大數據幫你做不好嗎?
    既然批評這些都是唯物傾向思維,這篇講的不正是讓它們都自動化,那人類就可以去追求更有意義的東西?

  3. 【假設未來的勞力】
    富士康百萬機器大軍,其中有一部分是富士康為了分散風險賣出去的,我買下其中一架!
    再幫我的機器兒子應徵,交予給富士康代替我去工作,做著同一個無聊的動作,持續生產,
    那麼富士康又付給我底薪,我機器兒子賺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