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城市的大步政策,讓紐約成為美國第二大科技重鎮

評論
評論

紐約市以 23 街、百老匯與第五大道為中心,原被稱為「Flatiron District」(熨斗區) 的地方,現在已成為科技圈廣泛稱為「Silicon Alley」(矽巷) 地區,這個名詞並延伸泛指整個曼哈頓區的創業圈。像是全球最知名的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以及深受美國青少年喜愛,2013 年被 Yahoo 以 11 億美金風光收購的 Tumblr ,或是為美國小型企業提供網路便利貸款的 On Deck Capital,都是在這新一波紐約創業潮下所誕生的「獨角獸公司」。

wa

(圖:紐約市 2009Q1 ~ 2015Q2 的投資變化 資料來源:CB Insights)

為什麼在短短幾年內,紐約就能儼然成為在全美城市中排行第二的科技創業之都?當然從人口與產業面來看,紐約是美國最大且人口最集中的都會區,並且是美國媒體,金融,時尚以及教育的產業中心,許多新創公司的出現就是由科技以及傳統產業結合而來。不過,公共措施層卻也扮演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自前任市長麥可彭博 (Michael Bloomberg) 以來,紐約市政府就不斷推出許多針對科技與新創業發展的友善政策。

「官學」聯手打造零污染科技園區

例如在場地與硬體方面,紐約市政府在 2012 年耗資 1 億美元,與康奈爾大學共同在羅斯福島上建立康奈爾科技園區,預計第一期將於 2017 年完工,試圖將康奈爾科技園區打造成紐約未來高科技業的心臟地帶。事實上就在 2009 年金融危機正餘波盪漾時,紐約市政府就開始反思市內經濟其實「過分依賴金融服務業」。為了防止再一次金融危機狀況對紐約市產經環境的衝擊,紐約決定發展規模化的科技業政策以平衡發展,降低仰賴純粹的金融服務業。其中在 2010 年提出了建設以「應用科學」(applied technology)為主體的科技發展計畫,通過由政府釋出硬體與軟體的方式,吸引世界頂級高校和研究機構加盟紐約市的科技發展,從而為紐約培養創新人才,帶動紐約的創新力量。其中康奈爾雀屏中選,在羅斯福島 10 英畝的園區內打造 15 萬平方英尺的科學園區 (並且將成為美國東部最大的零耗源零污染建設)。

ta

(康奈爾科技園區的規畫圖 圖片來源:Kilograph)

紐約也在稅制方面展開「留人大作戰」,提供不少稅收優惠政策來吸引科技資源,例如流量驚人的 Buzzfeed 新聞聚合網站,因為其 19.4 萬平方英尺的新總部選擇留在紐約而獲得市政府減稅 400 萬元;以手工藝品起家,至今已成線上零售一方之霸的 Etsy,同樣也因在布魯克林新設立 20 萬平方英尺的辦公室,因此享受了 500 萬美元的稅收優惠。

新創一把抓的政府開放平台

此外在軟體方面自 2010 年開始,紐約市積極發展資訊公共開放平台,搭配高達 4 萬美金的 BigApps 城市資料軟體競賽,推廣公共資料給任何人自由取用的風潮並鼓勵開發軟體服務。紐約市「世界之都」的地位加上歷史悠久且多元的社會背景,無形中累積相當多有用的數據資料;這些資料被近一步詳盡的使用,例如「Don’t Eat.at」就藉由紐約市內的每周餐廳衛生安全檢查資料,開發出可以快速查詢餐廳衛生動態的 APP,讓使用者可以注意衛生有問題的餐廳是否有得到改善;甚至有民眾將 311 市政服務專線的統計資料製作成各街區的報案數據 APP,成為紐約客買賣房地產的重要依據。

2012 年 Michael Bloomberg 自己也捲起袖子,報名 coding 教學網站 Codecademy,大力鼓吹學習 coding 的重要性;不只如此,他也推動「Made In NY」包括補助新創公司場地租金等一系列鼓勵新創的政策。這部分政策延續到 2014 年與 IBM 和投資平台 Gust 共同正式推出「Digital.NYC」,涵蓋紐約各式各樣有關新創的最新資訊,並受到許多外部相關單位的訊息輸入支援。使用者只要來這個網站就可以很清楚知道紐約市新創相關的每個新消息,像新創公司與創投想互相尋找、想找科技職缺或相關職業訓練的求職者、新創空間到各式各樣的交流活動都能找得到。

這許多紐約市的科技新創政策可歸功於美國全土首位政府機關的數位長 Rachel Haot。自 2011 年起,Haot 就為 Michael Bloomberg 與紐約市制定包括橫跨網際網路、大數據、開放政府甚至是教育領域等環節的數位政策,不只將過去紐約老舊的網路環境翻新,提升了紐約市府整體數位化服務的水準,也成功打造充滿活力的紐約科技新創生態圈,讓紐約搖身一變成為美國第二科技大城。

nyr

(圖:紐約市的科技人力需求分配圖 資料來源:Digital.NYC)

然而,除了市政府積極在公共設施與政策上大力打造利於創業的環境之外,紐約市本身就已經是金融、時尚、媒體等世界級產業重鎮;這些重量級產業同時受到 2008-2009 年金融海嘯壓力,紛紛讓業界積極嘗試與科技結合打造新的產業型態與產品;不僅如此,與矽谷相較單純大多由工程師所組成的社區文化比起來,紐約的多元移民組成與傳統的社會階層問題,讓社會企業的相關運用也在紐約蓬勃發展。同時被名校環繞的豐厚學術環境,也提供了科技創新具需要的技術原動力與人才勞動力。

回顧成為科技重鎮的歷史,矽谷的出現與發跡經過了半世紀的時光,相對來說受政府引導較少,公司群聚讓產業生態系自然而然發生。但很明顯紐約是在金融風暴後由市政府領頭,從改善大環境開始配合本身產業特性,找出了一條科技創新的新道路。若是與紐約的環境,相比不難發現台北的人口密集度以及產業環境,都比矽谷更靠近紐約一些。這是否也就能期待紐約新創的原動力也在台北發生?

相關文章

累積獲 1 億台幣!行動貝果靠物聯網大數據加 AI,完成種子輪募資

台灣行動貝果以人工智慧分析物聯網大數據,吸引了美、日、台知名新創資本投入,近期宣布完成種子輪,共獲 300 萬美元(約 1 億新台幣)投資。

召喚海歸!政府祭大補貼

科技部長陳良基昨(18)日宣布啟動「海外人才歸國方案」,預計年底前吸引 100 名、45 歲以下海外科技博士回台服務,以一年為期,科技部將補助 150 萬元生活費。

《刺激 1995》網路版:美國囚犯獄中組了台電腦,成功連網還稅務欺詐

今天這個時代,恐怕你很難離得開網路。每當在一個沒有訊號的地方,你就會無比地懷念Wifi。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