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仙丹還是毒藥?Facebook 正式宣佈專為媒體打造的出版功能「Instant Articles(即時文章)」!

評論
評論

9ISArgiVBdNLASKmvflRDMOYYMj

Facebook 今日宣佈推出先前謠傳已久的新功能「Instant Articles(即時文章)」,1號稱要提供給使用者在 Facebook 「動態消息」上更快、更好的閱讀體驗。目前第一波的合作媒體包含了紐約時報、國家地理、BuzzFeed、NBC News、大西洋月刊、衛報、BBC News、Spiegel、Bild 等。

screen-shot-2015-05-08-at-12-19-19-am

產品經理 Michael Reckhow 表示,一般來說網路文章在 Facebook app 中載入需要 8 秒鐘,是目前所有內容類型中最慢的,而 Instant Articles 採用的技術跟 Facebook 用來載入圖片和影片相同,未來讀取時間將可縮短為一般網路文章載入時間的十分之一。

Twitter 上有人張貼出載入速度的差距(不過我必須指出右邊的 app 是 Twitter):

而 Instant Articles 也會有照片、自動播放影片、嵌入聲音和互動地圖等功能。Facebook 稱,Instant Articles 將可提供出版者在 Facebook 上創造出更快、更具互動性的內容,讓出版者打造自己的品牌。

3-Map
2-Photo

最重要的是,Facebook 稱文章裡的廣告收入都歸出版者所有,或是出版者可以採用 Facebook 去年發表的 Audience Network 創造廣告營收。當然,出版者可以透過 comScore 和 Facebook 提供的工具追蹤流量表現。

Facebook 產品長 Chris Cox 表示,Instant Articles 可讓出版者在創造、傳遞具互動性內容的同時保有內容和商業模式的控制權。

想要立刻體驗 Instant Articles 的讀者,可以用 iPhone 的 Facebook app 連到這個「Instant Articles」粉絲頁,上面會列出各媒體所刊登的內容。(Instant Articles 目前不支援 iPhone 以外的裝置。)

源自 Facebook 設計師八年前的出版夢

螢幕快照 2015-05-13 下午6.04.32

曾參與初代 iPhone、iPad 軟體介面設計的蘋果前設計師 Mike Matas,現在是 Facebook Paper、Instant Articles 首席設計師,他在自己的 Facebook 解釋,其實設計 Instant Articles 的旅程源自於八年前他與同樣是前蘋果員工的 Kimon Tsinteris 共同創辦的數位出版服務「Push Pop Press」,他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作品就是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寫的《Our Choice》,後來 Push Pop Press 被 Facebook 收購。


▲ Mike Matas 在 TED 大會上展示 《Our Choice》。

紐約時報總裁兼執行長 Mark Thompson 也表示,紐約時報在 Facebook 上已經有非常多的讀者(以紐約時報的粉絲頁來說,有超過 940 萬人按讚),而且還在成長中,他認為 Instant Articles 不僅可以為他們帶來更多讀者,對於紐約時報的新聞報導也有幫助。

紐約時報兩年前不得不做的嘗試

Mark Thompson 一定還記得,2013 年 8 月紐約時報的網站曾經故障長達一個半小時,當時紐約時報就曾試過直接在 Facebook 上運用「網誌」功能刊登重要新聞的報導全文,但這也暴露出了 Facebook 網誌功能的不足和諸多限制。撇開排版不談,連超連結功能都很陽春(只能直接顯示網址),文章貼出來時也只會從頭顯示,無法另外撰寫訊息(例如報導摘要,像各位讀者在 Facebook 上看到 Inside 粉絲團訊息那樣)。

當時紐約時報並未將網誌文章配上圖片,這樣做的結果也直接影響了了訊息的散佈,我們可以觀察紐約時報在網站出問題之前於 Facebook 上分享的訊息作為比較,會發現這段以 Facebook 網誌取代紐約時報網站的時間裡,除了一則埃及安全部隊鎮壓行動的新聞之外,其他五則以「網誌」代替紐約時報網站全文連結的訊息其擴散效果顯得很普通(這可是中午精華時段),另一則引發比較多反應的訊息則是一段 YouTube 影片。

不過這一切應該都會隨著 Instant Articles 的推出而有所改變,加上 Facebook 先前推出的「儲存連結/影片(稍後再讀)」功能,對讀者來說應該可以享有完整的體驗。

1-Article

是救命仙丹還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

這件事情從傳出以來便引發業界和觀察家非常廣泛的討論,一來是因為媒體已經高度仰賴 Facebook 為網站帶來流量和讀者,同時也帶來廣告收入和影響力,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但也因為如此,後者打個噴嚏,媒體很可能就會染上流感,這點相信過去曾受到 Facebook 修改動態消息演算法影響的媒體經營者都深有所感,更不用說萬一粉絲團管理後台故障甚至整個 Facebook 網站故障。還有媒體最在乎的審查問題(也許我們可以觀察 BuzFeed 的狀況)。

此外,儘管 Facebook 聲稱 Instant Articles 可讓媒體保有對內容的控制權,但真的是這樣嗎?(別忘了演算法跟保護費,媒體自家網站可沒有這些問題)品牌的經營呢?第一波合作的媒體,各自網站風格都非常不同,但是在 Instant Articles 上呢?媒體們還能保有像自家網站般清晰的樣貌嗎?

所以,媒體人怎麼看待這件事呢?我想紐約客引用的這段話某種程度上顯示了媒體人的擔憂,2這段話的作者是已故記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David Carr 在去年 10 月謠言傳出後所寫的一段話:3

The wholesale transfer of content sends a cold, dark chill down the collective spine of publishers, both traditional and digital insurgents alike.

這整件內容批發轉換的事,令出版者——無論傳統還是數位都一樣——背脊發涼。

相關文章

Facebook 工作版下個月推出!將按每月活躍用戶數收費

2015 年 1 月,Facebook At Work 開始在 100 家公司裡進行試用,9 個月後又進一步擴展了試用範圍。如今又過了一年,Facebook At Work 的用戶已經增長到了 525 萬,該產品終於要正式上線。

60 萬獎金覓 Fintech 人才,中信銀行開沙盒辦黑客松

今年 3 月底,中國信託商業銀行才剛揭開數位方舟計畫,展現欲建立起中信銀行金融創新生態系的野心。

這些影片和遊戲,告訴你自閉症患者資訊超載的感受

在自閉症患者的眼中,世界到底是什麼模樣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