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了 80 年,才在矽谷實踐兒時夢想

評論
評論

barbara-beskind-1-1024

65 歲是多數人迫不及待退休的年紀,但 Barbara Beskind 卻在 91 歲的高齡實踐兒時夢想。

接受美國電視節目《Today》專訪時,她回憶起成長於經濟大蕭條時代的遺憾:「十歲的時候我的志願是當個發明家,現在我終於達成目標,但卻花了我 80 年。」那時她用破輪胎做了一隻小馬,「我也因為動不動就跌倒,所以學會了什麼叫做地心引力。」

Barbara Beskind 對科學充滿好奇與熱忱,但她成為發明者的志向,卻因學校老師的一句「女生不能上工程學校」而破滅。就如當時絕大多數女性的命運,她也跟著進入軍隊擔任職能治療師,一當就是 44 年。不過這段期間她也一面寫作、學畫。

Visit NBCNews.com for breaking news, world news, and news about the economy

直到兩年前,89 歲的 Barbara Beskind 在新聞報導中看到矽谷頂尖設計公司 IDEO 的訊息,不顧年事已高,決定應徵。「我整整費了兩個月,從 9 頁的內容萃取出我的履歷。然後才寫了自我推薦信」她用的是最古老的方式:郵寄。在信中她寫到,「我快 90 歲了,但我非常渴望加入對解決問題與創新設計懷有熱情的人們。」

在一個歌頌青春的產業裡,Barara Beskind 被錄取了。

老化等於衰退,一向是矽谷的文化,但是 Barbara Beskind 卻打破了這種刻板印象。如今她每週四都搭乘大眾運輸、再徒步幾個街區到 IDEO 位於 Palo Alto 的辦公室,在平均年齡比自己小了 6、70 歲的環境裡,面對這群個個都可以當自己孫子的設計師,Barbara Beskind 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溫暖,簡直是 IDEO 裡最受歡迎的人物,「每個人都給我大大的擁抱,IDEO 是我的第二個家,他們非常支持我,每個星期四我都覺得自己年輕了 30 歲。」

ba

在《Today》的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 Barara Beskind 看起來根本不像快要 100 歲的人瑞,反而精神飽滿、風塵僕僕。每天 Barara Beskind 都拄著從 Costco 買來並且自己動手改造的滑雪杖散步好幾英里;儘管視力弱化,她仍耐心地使用自製的放大鏡閱讀研究報告。Barbara Beskind 在 IDEO 的專屬座位是一張沙發,跟一群年輕人一起討論改善老人行動的專案,而她居住的安養院就是最佳的測試場所,已經幫自己的好友設計了扶手,讓她能夠輕鬆站立起來;以及內建相機跟麥克風的眼鏡,協助老年人記憶彼此的名字。

Barara Beskind 很有自信她能帶來不同的視野,「他們沒辦法設身處地地為老人著想,老是只能設計鑲滿珍珠的藥盒或粉紅色的拐杖,我們需要真正有功能性的用品。」

其實 7、80 歲又怎樣呢?Barara Beskind 的故事,印證了夢想與創新無關年齡,一切關乎心態而已,君不見日本作家本間久雄名言「很多人都是 30 歲就死了,80 歲才埋葬」經常在網路上引發共鳴,如果現在的你半死不活,何不讓老奶奶的人生智慧喚醒自己:

  • 丟掉你的裝置:我是這世界上最富裕的人,跟巴菲特差不多。因為時間對我來說是最寶貴的財富,我沒有智慧型手機,只有一支用於緊急情況的電話,我也沒有筆電、沒有 iPad,因為我根本看不清,但是這也讓我有充分的時間思考。
  • 期待未可知:我活到這把年紀,最令我驚歎的事情就是當我回頭看人生,你會發現這輩子的壯闊風景其實都來自細小的片段拼接而成,生命是一幅完整的拼圖。只有活到這樣的歲數,你才能領悟,而那就是生命的歡愉與令人雀躍的原因。
  • 別讓年齡阻礙自己:年紀不是成就的絆腳石,生活就該像場冒險,隨時期待改變、並且欣然接受千變萬化的姿態。
  • 別讓「老」變成你的身份:每個人都有尚未完全開發的潛力,你應該盡力挖掘你的那部分究竟是什麼。也許你有音樂天賦,也許你真的很懂得照顧小孩,也許你很適合在圖書館或醫院當志工。我覺得很多人老了以後,就開始失去自我認同,我想 IDEO 讓我有了探索自我的機會。

相關文章

Google News Lab 與藝術家合作,探索資料視覺化的新方式

最近,Google News Lab 與資料記者 Alberto Cairo 合作,啟動了一個新計畫。通過與藝術家和設計師合作,這個計畫試圖探索資料視覺化的新方式。

BMW 上海設計工作室總監蕭銘楷,從台灣到全球、從設計師到總監的心路歷程

提到蕭銘楷(Kyle),大多數媒體報導都把焦點放在「得獎」。其中最耀眼的莫過 2005 年任職華碩期間,拿下華人設計師的第一座德國 iF 金獎。

兩家 Apple Store 被盜了,但蘋果似乎不怎麼在意……

不用擔心,以蘋果對旗下產品的控制能力,被偷的這些商品對於偷盜者來說也沒啥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