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年輕創業家,台灣門檻卻比新加坡高 4 倍

評論
評論

business weekly 1415 pic
▲ 美籍的陳慶梅(中間站立者)和夥伴來台開公司,但台灣法規對外籍工作者的限制讓她綁手綁腳,難以適應。 (攝影者.楊文財)

作者田習如,原文刊載於商業周刊 1415 期,Inside 獲授權刊登。

美國,參眾兩院正有 5 個關於「創業簽證」(Startup Visa)的法律提案待審,美國總統歐巴馬宣示,要吸引留學生留在美國創業。

過去,美國 500 大企業裡有四成的創辦人是移民出身。但去年考夫曼基金會的報告卻指出,美國外籍人士新創的企業家數正在減少。北邊的加拿大、南邊的智利,正等著接收因難以取得美國國籍而出走的外國創業家。

以色列,媒體口中的「新創企業之國」。新興公司在美國那斯達克上市的數量是全歐洲的加總,它廣納全球猶太裔移民(移民來源多達 70 餘國)的開放政策,被認為是創業蓬勃關鍵。11 月,英國《金融時報》網站評論,以色列對非猶太裔的外國工作者審查流程太囉嗦,它的經濟部長立刻跳出來說,將放寬法令,並要推出「創業簽證」。

台灣要搶人才必須面對的第 1 件事:大家搶的人才樣貌,已經跟你想得很不一樣。

改變一:搶白領也要搶年輕創業家

現在,全世界最想搶的人才,不是技術勞工,不是高額投資移民或專業白領。而是,年輕創業者。

創業人才是各國要發展網路經濟必須的條件。這群人跟技術勞工不同,他們可以創造人才磁吸效應,並且讓創意經濟氛圍擴散。

改變二:法規鬆綁才能引菁英進來

第 2 個必知觀念:法規,是拿來吸引人,而非「框架」他們的。

今年 8 月,行政院核定通過國發會提出的「創業拔萃方案」。

原本,政府規定能聘外國人的企業,年營業額須達 1000 萬元以上,「這些法令是設給製造業、硬體公司的思考,但新創公司最需要人才的時候,就是最燒錢時候,」應用軟體公司 Woomoo 創辦人林坤佑說。

林坤佑在兩年半前創辦這家公司,「做 App 不是把東西放上網路就可以,還要找不同的外國人幫你打進不同的外國市場,」他原先曾想聘馬來西亞籍的留學生,幫他經營馬國市場,卻受限公司營業額規定,只好作罷。

相較新加坡對創業移民的最低資本門檻只要新台幣 120 萬,我們仍要求 600 萬元以上,台灣的門檻比新加坡高 4 倍。

改變三:善用臨近中國的跳板優勢

台灣須理解的第 3 件事是,搶人才是跟時間賽跑。因為很多國際人才,想把台灣當作進中國的跳板。

台灣新創公司 Gogolook 去年被 Line 的韓國母公司收購,原營運長邱彥錡轉任集團旗下 Camp Mobile 總經理,他說「我們碰到很多外國生想來台實習,台灣卻沒這種簽證。」

邱彥錡說,許多外國學生看上中國市場,對到台灣實習很有興趣,而台灣人正缺乏好的國際性舞台。文化同質性不高的人才能激盪出好點子,「國際都在搶人才,台灣卻在擋人才進來,」他說。

美籍台灣人陳慶梅五年前與夥伴來台創業,就苦於須連續 5 年、每年連續在台住滿 183 天的規定,讓想取得永久居留證,又必須經常跨國工作的她,為了「算日子」頭痛不已。

國發會副主委高仙桂解釋,勞動部擔心開放外國人實習,可能被利用引進藍領勞工,「許多外國人或外國雇主抱怨的政策,源自防弊心態。」人才最敏感,他們,是不願意留在對他們處處提防的土地。

2016 年,台灣工作人力數量正式進入衰退期。我們已經沒有時間與籌碼,用曖昧不清的法令去處理人才策略。台灣,必須拿出一個態度來!

相關文章

出借街景背包,Google 藉眾人之力完成台灣五大節慶畫面紀錄

台灣特色民俗節慶登上 Google 街景服務了!

【一月資訊長專題】踏入新數位國家,台灣政府準備好設立資訊長 CIO 了嗎?

企業有CIO、CTO,政府憑什麼沒有?

是什麼讓你聞到了 VR 女友的絲襪味道?

VAQSO 公司將與《VR 女友》合作,讓玩家在現場體驗這款成人遊戲時,能夠聞到女主角「櫻」絲襪的味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