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共同創辦人:如果不喜歡被拒絕,就別來創業

評論
評論

airbnb neighborhood guide▲ 照片來源:EFFIE YANG

本文編譯自《Airbnb Co-Founder: If Rejection Slows You Down, Entrepreneurship Isn't For You》,原文發表於 Entreprener。

當 Airbnb 五年前向投資人推銷創業概念時,面臨許多質疑。今日,作為一個租屋資訊交換平台,Airbnb 估值已達 100 億美元,但還是得不斷抵擋不看好的聲浪。舊金山起家的 Airbnb , 與紐約州的官司尚未落幕 ,而它的執行長近日也才對 租用者在短租公寓裡狂歡派對的問題 發表回應。

倘若 Airbnb 創辦人在產品上線前,把每個可能發生的問題思慮清楚,他們的事業恐怕會非常短暫。Airbnb 共同創辦人 Nathan Blecharczyk 指出,在所有重要的事情之中, 意志力 是創業者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但如果您總是等待所有事情完美才出手,可能就會丟失大好機會。

創業者是否能成功, 大多是因為人的因素,點子本身的影響力較少 。 日前 Nathan Blecharczyk 在一場在紐約大學商學院分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研討會上告訴觀眾 Airbnb 不被認同的心酸:

一路上,人們不斷對我說:「不,這不會成功,不要做這個。」

Nathan Blecharczyk 與他的創業夥伴 Biran Chesky 與 Joe Gebbia 早期接觸某些的投資者,有些人還會在分享創業點子的會議中場直接離席。Nathan Blecharczyk 表示:

我記得那時候拜訪一位我們相當敬重的客戶,為他演示創業點子,但他只回了一句:「啊,我希望這(指拜訪客戶和報告)不是您唯一在做的事。

五年後,Airbnb 發展如日中天,對某些拒絕投資的人來說是一個天大的損失,因為他們已丟失最好的投資時機。紐約創投公司 Union Square Ventures 就是一例,當 Airbnb 從育成中心 Y Combinator 畢業時就和他們洽談失敗。那時候 Airbnb 經歷無數的拒絕,三位創辦人的現金用盡,但還是死命地尋找投資者。在無法取得投資基金的情況下,Airbnb 的共同創辦人買了一些批發的普通麥片,並把穀物分配放置在「Obama-Os」與「Cap’n McCains」兩種盒子裡,紀念當時的美國總統大選,每盒售價為 40 美元。結果,Obama-Os 包裝的麥片大賣,而為節省食物開銷,剩下的 Cap’n McCains 麥片就成了 Airbnb 創辦人們每日的食物。

Union Square Ventures 共同創辦人 Fred Wilson 的會議室裡頭還有 Obama-OS 的盒子,他指出他們無法瞭解把客廳地上的空氣床當做旅館房間的概念,所以決定不投資。但是其他人見到這個優秀團隊,投資他們,那些人的後續發展就不必多說。Fred Wilson 在他的 部落格 寫道:

即使我們喜歡這個團隊,但我們還是錯過 Airbnb 了。那只麥片盒將會一直放在我們的會議室,提醒我們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

錯過 Airbnb 的不只有 Fred Wilson,紐約大學商學院底下的伯克利企業與創新中心(Berkley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執行長 Luke Williams 指出,當時有 15 位菁英創業投資者一同聆聽 Airbnb 的創業簡報,但是都拒絕投資。

早期經歷無數次拒絕,但 Airbnb 爆炸性地成長。在最初的四年期間,Airbnb 總共服務的使用者僅有四百萬,在第五年使用者已經成長到了七百萬人。

撇開 Airbnb 跨國界的勝利,還是有滿山滿谷的懷疑者和數不清的障礙需要克服。對政府機關的管制者來說,光是界定 Airbnb 的「使用者」、「所得稅」以及「租賃目的」就是一個艱難的問題。Airbnb 共同創辦人 Nathan Blecharczyk 對這些問題早有察覺,但果他們等到這些問題都解決以後再上線,將會因為這樣的猶豫不決喪失龐大的利益。Nathan Blecharczyk 表示:

有時候社會上存有一種期待,那就是所有問題應該都要解決,但您不可能一次做所有的事情。我們當然非常渴望能夠盡快解決這些問題。

Nathan Blecharczyk 強調,創業者不能有「不,不要做」的態度,需要抱持「要做,但要找出解決辦法」的態度。除創業者外,管制者與政府官員都應該有這樣的思維:

我們應該期待未來,並問自己想要創造什麼樣的未來。

Nathan Blecharczyk 已經下定決心要創造一個他自己想要「活在那裏」的未來。即使是身為一間市值幾十億元公司的共同創辦人,紐約大學的職員也無法說服他幫他代訂一個旅館房間,他堅持使用 Airbnb,還說:

今年,我絕大多數的夜晚都在 Airbnb 上度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