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來電走著瞧——WhosCall 幕後團隊專訪

評論
評論

圖為 Gogolook 執行長郭建甫,來源:郭建甫提供

詐騙電話防不勝防,推銷人員死纏爛打,很多人不堪其擾,主打杜絕惡意來電的 WhosCall,很快受到 Android 手機使用者的歡迎。而其背後的發想者就是因為曾經差點遭詐,所以打造出解決「電話資訊不對等」問題的 WhosCall,使用者從此再也不是屈居弱勢地位,接到陌生來電,馬上顯示號碼資訊是否不懷好意,能夠直接選擇拒接或封鎖,省卻麻煩也不怕被騙。 WhosCall 的製作公司 Gogolook 接受 Inside 專訪,分享他們的創業胸懷,也談團隊 DNA,以及 WhosCall 的未來。

我們想做有影響力的事

teaser

圖片來源:WhosCall 官網

「我們想做有影響力的事」,是 Gogolook 執行長郭建甫一再強調的話。平日在捷運上看到陌生人接聽來電出現 WhosCall 畫面,已足以令團隊成員欣喜;遠在中東、美國那些在地理位置上極為遙遠的群體,也已累積不少的使用者正以 WhosCall 辨識號碼,更讓他們充滿成就感。從小地方到全世界, Gogolook 無非已初步體現了當初的創業願景。

「錯過了上一波網路創業浪潮,這次非得搞一次大的。」 2009 年, Gogolook 創始團隊就憑著一股非得把握這次 app 經濟崛起,好好闖出名堂的抱負,即便兩人有正職在身,一人正在花蓮當兵,下班後拖著疲憊的身軀,假日也片刻不得閒,他們憑藉意志力繼續工作 ——白天替公司賣命,夜晚為自己燃燒。

雖然 2010 年 WhosCall 的原型「來電走著瞧」逐漸出現,介面陽春,活躍使用者僅有 2 萬人,龐大的伺服器與專利費用幾乎燒光他們白天的血汗錢,三人都處於蠟燭兩頭燒的境地,但他們甘之如飴。只是,成立公司的進展緩慢,直到 2011 年 10 月時任 Google CEO 的 Eric Schmidt 訪台提及 WhosCall,而後主流雜誌媒體跟進報導1,使用者瞬間蜂擁而至,終於堅定他們的心志,陸續提出辭呈,下定決心在屬於自己的事業上,全力衝刺。

但是,即使有 Schmidt 的加持, Gogolook 並沒有光芒萬丈的起步,也沒有一帆風順的過程。由於剛開始不習慣處理 Big Data,使用者一旦突然爆量,反而變成甜蜜的負荷,仰賴網路爬蟲技術,卻幾度遭 Google 封鎖,技術趕不上使用者成長,讓他們深感挫折。此外資金問題也令他們焦頭爛額,「任何時機點都會倒閉」。

作為公司大家長,郭建甫並不試圖以虛幻的前景隱瞞員工公司現況,反而每週召開會議,本週花出多少、賺回多少,一切攤在陽光下,要全體員工繃緊神經,「無法保證下個月會不會就失業」。但這會不會適得其反,導致軍心渙散?郭建甫說,有心踏入新創公司的人,早有同在一艘船上的心理準備,何況這批員工都不是泛泛之輩,「他們不會找不到工作,沒在怕的」。

當天同時受訪的產品總監蘇晨豪本來在資策會任職,同時參與 WhosCall 的開發,後來才離職正式加入 Gogolook 團隊。比較兩者工作經驗,他說,傳統組織的階層繁複,執行計畫前須「過五關斬六將」才能開始運作,而新創公司結構水平,追求彈性和速度,一經決策馬上啟動,省卻繁文縟節。郭建甫也說,團隊中不乏曾於大企業工作的同事,在大型組織中個人僅是小螺絲釘,轉換到新創公司所有人都是要角,身肩重責,但也有更富足的成就與驕傲。

Gogolook 在公司成立之初即有 Angale Fund 挹注,在創投參與下一步步茁壯。不過,靠 WhosCall 打響名號後,「 easy money」的誘惑隨之而來,有人請他們代工,有人鼓吹他們乾脆直接收編歸為企業用 CRM 系統,郭建甫表示,倘若當時真的被種種小利所惑,可能就此失去創新動能,而遠離所有團隊成員念茲在茲,「走向全球」的目標。

工程師的行銷腦袋

WhosCall 的遠大志向建立在紮實的技術基礎上,不走傳統砸大錢做行銷的路線,理解消費者是 WhosCall 遠播全球的不二法門,靠著縝密的數據分析定義使用者屬性,從中辨識出「意見領袖」,譬如買 app 不手軟的人、或者善於分享者,並按照個人特質差異秀出不同視窗提醒,引導他們購買或分享;同時也會在推出新功能時,邀集使用者進行訪談,確認是否切中使用者需求,甚至曾舉辦座談會,來自印尼、法國、科威特等各國使用者談他們的使用心得,作為改善 WhosCall 或添加新功能的重要參考。

企圖「全球化」的 app 最需做到「在地化」,但是世界各國的文化差異卻難以拿捏,通訊習慣也相當複雜。 WhosCall 曾因 Logo 設計問題引發中東國家下載量暴跌、卸載率急升2,怎麼預防類似事件?郭建甫說,防無可防,只能不厭其煩在各個地區進行 a/b 測試;並且仔細觀察各國使用電話的情境,例如日本幾乎沒有詐騙電話,因此 WhosCall 在當地便以防堵惡意推銷當主打。

圖片來源:WhosCall Facebook

與許多同樣為功能性的 app 相較, WhosCall 在社群網站宣傳上特別突出的一點是,大量可愛插畫一下子為冷冰冰的實用性 app,增添不少趣味與人味,也更吸引網友目光。

現況與未來

Gogolook 公司共出產兩款 app ,不過礙於人力、資金有限,多數精力仍投注於 WhosCall,目前刻不容緩的任務是在 6 億筆號碼清單上,繼續累積電話號碼數量,建立更堅強的數據資料庫。

以數據來看, Gogolook 的確繳出一張不賴的成績單:每天 300 萬到 800 萬電話匯入 WhosCall,阻擋的惡意電話有 2、 30 萬,全球下載量接近 400 萬,其中中東囊括 8、 90 萬,是表現最佳的海外市場。 WhosCall 今年甫推出的「 app 內購買」服務,成為 7 成營收來源, 3 成靠廣告,預期今年第三季將達損益兩平。

談到未來,郭建甫說,本來 WhosCall 最為人裹足不下載的原因是隱私,不過這反倒成了他們開發新功能的靈感。前面提過, WhosCall 的運作是仰賴爬蟲技術抓取 Google 資料,所以只要有陌生來電,手機螢幕上便會出現這支號碼在 Google 上的所有連結頁面。曾有使用者因此意外發現自己資訊大走光,才趕緊通知來源網站撤掉暴露個人資料的頁面。

Gogolook 將推出網站,讓使用者檢索自己的號碼有無隱私洩漏的危險性,也可選擇在 WhosCall 上隱藏號碼,簡單來說就是「個資探針」,由 WhosCall 來幫助使用者檢查網路隱私安全無虞。

反過來說,商家或商業人士希望的是曝光自己的號碼,因此未來計劃與優質客服中心合作,開放讓商家主動登錄建檔的平台,建立號碼形象,類似「來電名片」以消除使用者接到陌生來電的不安,也達到宣傳自家商店的功效。

此外,目前 WhosCall 仍是 Android 平台「獨家」,從去年 12 月到今年 4 月, WhosCall 與蘋果交涉了大約半年,解決其 app 政策中針對第三方存取來電的限制, iOS 版本才終於塵埃落定,將於今年中旬推出,也讓 Gogolook 團隊放下心中大石,畢竟 iOS 平台是座「不可不拿下的堡壘」。

更新:由於網友對本段「WhosCall 與蘋果交涉了大約半年,解決其 app 政策中針對第三方存取來電的限制」有疑慮,經編輯與郭建甫聯繫,他的回覆如下:

WhosCall for iPhone 實際的運作方式並非突破蘋果 app 政策中針對第三方存取來電的限制來解決這個問題,而是遵循蘋果既有的電話號碼存取架構,設計特殊且符合現行制度的架構來運行 WhosCall 功能。

同時 Gogolook 也正如火如荼在中國、美國、台灣三地申請「讓網友 tag 號碼」等等技術專利,郭建甫強調,這是基於公司穩健發展的目的,並未打算掀起專利戰爭。 其實他們頗樂於分享,預計於年中到年末開放 API,期待有更多人利用龐大的電話號碼清單,做出更有意義的事。

圖為 LinkedIn 創辦人 Reid Hoffman,來源:Wikipedia

訪談過程中,郭建甫提到 LinkedIn 創辦人 Reid Hoffman 是他相當欣賞的創業家。原因無他, Hoffman 並不是如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或最近被 Yahoo 收購的 Tumblr 創辦人 David Karp 般少年得志,寫下快速竄紅的天才傳奇,他初以學術為志業,後才決定當個企業家。從使用者經驗設計師到產品經理,他嘗試各種工作,花了 15 年才想清楚自己一路走來究竟成就了哪些事。郭建甫認為, Hoffman 的創業過程比較有跡可循,他自己也是念到博士才終於走下學術高塔的階梯,邁向創業道路。

站在 Google 的肩膀上看世界

郭建甫帶領 WhosCall 踩著穩建的步伐,從台灣出發,深入東亞與阿拉伯世界,他更計畫今年能到矽谷走一遭,積極拓展美國市場。其實當地已有 Mr. Number 等功能相仿的 app 環伺, WhosCall「站在 Google 的肩膀上」,期盼以更優質的技術突破重圍,在全世界發揮影響力。

相關文章

Pokémon GO 會一夕爆紅,除了「童年回憶」你還該知道的幾個原因

「你今天抓寶可夢了嗎?」大概是這幾天最熱門的問候語了。

【雅虎班長大點兵】離開 Yahoo 後的陳建銘,如何新創兩間公司在數位廣告中發光發熱?

「『我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簡單寒暄之後陳建銘就劈頭冒出了這句話,但對他自己來說,這不是什麼過於謙虛的說詞。他解釋無論成為 Yahoo 董事總經理或離開 Yahoo 之後創立兩間公司,都是周遭有好同事以及工作所積累的成果。」

【硬塞科技字典】什麼是程序化購買 Programmatic Buying ?

程序化購買可以透過電腦運算,讓對的人,在對的時間,看到對的廣告資訊,使廣告主買到有效廣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