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用版 Nike+「Driving Curve」app 團隊專訪

評論
評論

團隊照片-720

Driving Curve 團隊,左起為大霖、詩延、筱珊和鐸元

Inside 在三月曾經介紹過「Driving Curve」,是一個由國內團隊製作、針對「駕駛記錄」與「駕駛技巧評分」而設計的 app,很像是車輛版的「Nike+」。本週宣布接受 TMI 台灣創意工場的種子投資

driving curve.001

不能讓你變車神,但是可以讓你開得更安全、更省油

除了一般的轎車之外,Driving Curve 也提供機車、計程車、巴士與卡車的紀錄模組(對應的演算法不同),操作介面設計簡單易懂。Driving Curve 藉由 GPS 與內建的感應器記錄車輛的行駛情況,當駕駛有不良開車行為時,也會自動發出語音提醒。

螢幕快照 2013-05-15 下午4.17.39

這次我們有機會訪問到 Driving Curve,請他們來聊聊從點子發想、設計產品、產品上架和接受 TMI 投資的歷程吧。

請團隊先簡單介紹一下各自的背景。

黃大霖(Tim): 結束在中國的工作後回台灣與現在的 Partner 陳鐸元討論創業,我們兩個人都熱愛網路科技與手機應用,一拍即合。就一股傻勁地開始了我們的創業之路。業餘是街舞老師,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們的第一位工程師就是我教舞的學生!

陳鐸元: 從台大工管系畢業後,還是無法抵擋對於圖像的魅力,投入廣告業。兩年後離開公司,從 CMYK 轉向 RGB,轉進 UI/UX 領域。我認為一個小型軟體公司就像恐怖份子一樣,能用極簡的兵力造成極大的破壞。

魏詩延(Arrny): 台北大學資工系,目前在團隊中主要負責手機 app 開發。

顏筱珊(Stanney): 現在就讀於中央大學資訊工程研究所,目前在團隊中主要負責後台的開發。

為什麼想要做 Driving Curve 這個 app?靈感來自於?

當初決定要做 app 後,口袋裡有好幾個想法。接著看到一個利用 GPS 偵測你開車速度搭配各種跑車引擎聲音的 app 後,覺得真是帥呆了,所以認真地往改善行車體驗的方面開始發想,最後發展出這個利用改善駕駛習慣來提升油耗表現的概念。結果意外的巧合是,我們發展出這個概念,整個 app 架構好草圖也都畫好了之後,詩延出現了,他的專長正好是 GPS 定位。

投入之前做了哪些評估?

投入之前主要是憑著一股「我們也做得到」的傻勁,我們看著 app 排行榜上的 app,覺得大家在用的不外乎都是那幾個,而且幾乎都是國外團隊的作品。所以那時候的想法是,無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做一個很酷的東西出來,因此主要評估的是,以我們手上的資源和能力,能不能完整地把產品做出來。

接著在概念發想的階段,參考了很多市面上的產品,發現大部份都需要裝置 OBD(On-board diagnostics,行車監控電腦)診斷儀而且介面都不是很友善,不是太複雜就是很難操作。我們認為不用外接硬體又加入社群的概念是一個蠻有趣的切入點。最重要的是我們工程師在這方面的技術很 OK,就決定開工了!

前前後後開發多久?

2012 年 8 月 7 日開始正式規劃產品,2013 年 3 月 25 日產品上線,前後花了八個月。從今年一月才開始全職投入。

開發的時候曾遭遇哪些困難?

  1. GPS 的定位不準確:
    GPS 的定位很容易有誤差產生,例如駕駛在等紅燈時靜止沒有移動,但是在地圖上的定位點卻是不斷飄移,結果是在地圖上留下一團像毛線球一樣的路線。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確認取值的參數。可以發現我們的路徑(在 GPS 訊號良好的環境下)不論是靜止或是高速行駛下都可以很精準的定位。
  2. 評分的演算法定義:
    Driving Curve 有評分的功能,當產生不良的開車習慣,例如緊急煞車或是重踩油門時會扣分,當平穩的駕駛時給予加分。我們不斷在道路上實測,判斷每秒速度變化多少才算是重踩油門或緊急煞車,並且針對不同的交通工具設定不同的標準。

團隊遇到困難的決策溝通模式是什麼?

遇到困難的決定一定是所有成員進行開會討論決定,我們都知道每個人在專注於一件事情的時候都會有思考的盲點,舉例來說,大霖是點子王,但身為概念的發想者,往往有些設計與程式功能跟一開始的想像不同,這就是盲點,必須靜下來聽聽彼此的想法再下決定,當然有時候靜不下來就會有摩擦產生,但是我們都是對事不對人,激烈討論之後就一起去樓下買個飲料,放鬆一下!

app 送審時有遭遇什麼麻煩的問題嗎?

送審一個禮拜後過關,相當順利。

未來的宣傳行銷計畫?

開始經營 Driving Curve Facebook 粉絲頁,粉絲頁上提供省油與汽車相關的資訊。

這個產品的的主要目標不是國內市場,那麼目前國外市場的反應如何?

意外地在法國市場反應不錯,頭兩天的下載數就有 3,500,其他國外市場表現普通。

可以提供一些下載的數據嗎?或是引起你們注意的數字呢?

  • 統計時間:2013 年 3 月 25 至 5 月 6 日
  • 下載數:20,915

曾登上台灣 App Store 免費工具程式排行榜第一名;台灣與法國 App Store iPhone 工具程式新品推薦。

有確定的商業模式了嗎?還是仍在摸索中?

先專注於產品,累積使用者。商業模式仍在規劃中。

談 TMI 台灣創意工場投資

你們覺得為什麼 TMI 會投資 Driving Curve?

首先要說一下一個意外的插曲,在我們上線前兩天,Automatic 發表了他們的官方網站,Inside 也做了詳細的報導。Automatic 跟 Driving Curve 在概念上是十分相似,都是希望藉由改善駕駛的開車習慣來節省油耗,Automatic 結合 OBD(汽車檢測儀)因此他們的數據是 100% 精準的,但是要價 69.95 美金。 Automatic 是 YC 育成的團隊,也已經受到許多創投的關注。TMI 有注意到 Automatic 這個案子,然後剛好 Driving Curve 在這時間點上線,也被 TMI 關注到了。但是我相信最主要 TMI 會投資 Driving Curve 的原因是,我們的想法一致,希望可以共同努力打造出一個國際級的產品,而且 TMI 相信我們有能力可以做到。

與 TMI 談投資的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TMI 的投資工具是用 convertible note(可轉換債券),一開始我們不太了解這種投資工具,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創投。在彼此的溝通與瞭解之後,知道這種投資工具在國外是非常普遍的,投資者在前期投資的時候無法估算團隊與產品的價值,透過下一輪的估值來決定當初投資金額的持股比例,先進的投資者再用優惠的折數來轉換股份。我們下了苦功研究合約,針對有疑慮的地方與 TMI 討論,最後在溝通順利的情況下簽這份合約。

有了 TMI 的投資,未來 Driving Curve 的目標是什麼?

首先我們要完成 Android 版本與多國語言。

我們還有很多想要加入的功能,找到所有駕駛者最在意的一些功能,像是把油耗表現更直接地呈現出來等等,總之接著會持續優化 Driving Curve,增加使用者的黏著度。我們希望可以讓每個開車的人,都可以透過使用 Driving Curve 來了解自己的駕駛習慣,進而形成一個以駕駛為主題的社群。至於下一版的執行方向我們正在研發中。

被投資之後我們必須更快速的開發 Driving Curve,有興趣一同打拼的朋友,歡迎聯絡我們。

(Driving Curve 正在徵求 Web 開發者iOS/Android 開發者

在與 TMI 交涉的過程中學到什麼?

老實說我們在財務與資本這方面真的比較不熟悉,在這一個月的過程中真的學到很多東西,了解到創投是怎麼看待一個新創團隊,了解到創投是怎麼去看待產品的潛力,對我們規劃產品的格局有滿大的幫助。我們不只從開發者與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也多了從創投的角度去瞭解產品的價值。

設計

Driving Curve icon 的設計靈感?老實說它看起來很像心電圖 XD

鐸元:Driving Curve 的 icon 是在整個 app 都快要做好的時候才定調的,過程中嘗試了一些其他的呈現方式,例如擬真的立體感或是完全扁平化的設計,最後選擇了這個版本,簡單的線條加上淡淡的光暈。像是心電圖的線條是來自於我們駕駛的曲線,也就是我們的核心概念,藉由減少不必要的速度波動來改善駕駛的習慣。

各種樣式的「評語」很有趣,靈感是怎麼來的?

鐸元: 在討論概念的時候覺得使用者並不一定那麼在乎這些生硬的數字,因此在畫面的呈現上下了一些功夫,例如說可以直接在路徑上直覺的看出行車表現,紅的就是好遜綠色就是好棒等等。接著在實際進行道路測試的時候,每跑出一個結果我們都會熱烈的討論,「欸開慢一點,我要吐了」、「開那麼快,趕投胎嗎」、「喲,這次開得挺順噢」,所以很自然的我們就把這些評語修飾過後加進去了,結合一些我們喜歡的角色用比較詼諧的方式增加一些趣味性的互動,而不是單純的數據和曲線。希望能讓使用者喜歡。

Driving Curve 設計上最困難的地方在於?

鐸元: 其實設計上沒有太困難的地方,大家都挺尊重我的想法,溝通清楚後,設計出來都沒有太大的問題,反而是我自己過陣子會想要東修西修。最痛苦的那一段應該是還沒有離職前那段日子,下班後趕到工作室做到三四點這樣,雖然心裡很踏實但每天都累到很想死。

有沒有哪些功能是本來有,但後來決定捨棄的?

鐸元: 當初想做的功能大部份都有做出來了,捨棄掉的都是一些越做越覺得沒有必要的功能,或是後來用其他方式去表現了。

未來有推出網站搭配 Driving Curve 的計畫嗎?為什麼?
有可能喔。

希望之後能針對駕駛的需求能做出完整的駕駛報告和行駛記錄,如果單純在行動裝置上呈現可能會有些局限,而且若要經營一個社群,網站的建制還是需要的,在編輯和增加內容上也會多一個互動的媒介。

  • iOS 在開發上遇到的困難?
  • iOS 本身或是 SDK 有沒有什麼怨言?XD
    詩延: 我是從 Android 系統起家的,而且我的個性比較喜歡開放式的環境,畢竟對我而言概念想法遠比寫出什麼樣的 code 來的更令人驚訝,因此開始寫 ios 常常會覺得,怎麼限制這麼多,怎麼要做自己客製化的東西這麼複雜,只能說這是好處也是壞處,Apple 幫我們建立了使用者習慣,卻強制我們依照這個習慣走。寫了這麼久,還是比較喜歡開放的 API。

請各位跟我們聊聊開發 Driving Curve 學到最重要的事。

黃大霖(Tim): 執行力,產品規劃與溝通,這三件事是我覺得最重要的。我跟陳鐸元還沒有確定 Driving Curve 這題目之前,在我表哥的介紹下我們跟愛料理的創辦人 Lwarence 吃了一頓晚餐,印象非常深刻,當天晚上我瞭解了一件事,就是先做就對了,因為在從執行的過程中學習是最快的,畢竟我們沒有經歷過所以前被說的重點我們也難體悟,因此我們確定一件事情——完整地將一個概念呈現是我們的第一要務。產品規劃的能力是會不斷累積的,也是從執行的過程中學習,看多了聽多了思考多了,漸漸地會對產品與市場更了解更敏感。我們的產品上線一個多月了,我現在對產品規劃已經有不一樣的解讀,好像更懂消費者一些,希望未來有一天可以開發出一個產品,使用者的回答是「對!我就是需要這個!」。 新創公司大都是從一個小團隊開始,要做的事情很雜,溝通就是最重要的一環,溝通順利才可以讓產品更完美。

鐸元: 我覺得我現在看一件事情的邏輯和角度和以前不太一樣了,比較能抓到一些處理問題的訣竅。在公司上班的時候,你只要拼了老命把手上的東西做好就行了,出來開發自己的產品之後,除了手上的事做完還有好多事情要想好多事情要學,設計不用說了,文案、行銷、營運、策略、財務、行政等等全都要花心思去想去學去規劃然後要自己去做,時間永遠不夠用。要怎麼有效率的開會、討論、分工執行,發現問題、找出核心問題,解決問題等等是我最近一直在摸索體會的。

魏詩延(Arrny): 這算是我第一次參與創業,對我來說什麼事情都很新鮮,不過我學到最多的是如何從沒共事過的三個人一起磨和出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吧,畢竟每個人的習慣都不一樣,即便臭味相投,也還是有磨和的時候,且創業最重要的東西我認為是團隊,因此如何在不破壞團隊的氣氛中,以適度的衝突來激盪出更多的火花,進而向前邁進,這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研究以及學習的課題。

顏筱珊(Stanney): 開發 Driving Curve 學到最重要的事情是,認知到對一個創業團隊來說,在默契與溝通上的契合有多重要。在開發過程中,如果遇到什麼瓶頸與困難,只要人對了,在困難的事情好像也變得能夠迎刃而解,甘願做就甘願受啊!

小結

大霖告訴我,他跟鐸元其實在 2007 年就一起在同一間公司實習過,只是當時兩人並不熟,沒想到多年以後竟然成了一起創業的夥伴。(對於這種「奇遇」感興趣的讀者,推薦你們看看 〈 社群網戰再起——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背後的故事 〉,Instagram 兩位創辦人也是 2004 年就認識對方,然後在多年後一同創業。)

跟他們聊天的過程中,我可以感受到大霖跟鐸元開發產品時的小心翼翼,還反被他們問了不少問題,或許這讓他們看起來比較沒有經驗,但或許正是這樣的態度,讓 TMI 願意投資他們。

相關文章

去年銷售額逾 48 萬,跨境電商要辦登記!

國外訂房網、付費App、音樂軟體等在我國銷售勞務者,今年5月開始,只要前一年銷售額達到48萬元就須申請稅籍登記,預計登記平台4月中旬將上架!

【雅虎班長大點兵】離開 Yahoo 後的陳建銘,如何新創兩間公司在數位廣告中發光發熱?

「『我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簡單寒暄之後陳建銘就劈頭冒出了這句話,但對他自己來說,這不是什麼過於謙虛的說詞。他解釋無論成為 Yahoo 董事總經理或離開 Yahoo 之後創立兩間公司,都是周遭有好同事以及工作所積累的成果。」

Google Play 與開發者歡慶五週年,亞太總經理贊台灣是東方矽谷

Google Play 在今年 3/8 滿五歲生日,自 2012 年推出全球已有超過百萬款免費與付費應用程式,總下載次數高達 650 億次。而今天 Google Play 的亞太區總經理 James Sanders 來台,除了與台灣開發者一同慶祝,也回顧了 Play Store 五年來的數據與成長軌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