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Dixon:文憑陷阱

評論
評論

5219947827_8d93233ce2

 

(photo by Jennifer C.)

在經過幾天的過年親友們的熱情關切工作、學業以及婚姻家庭 (愛情)狀況後,是不是暫告一個段落了呢?知名的創業家與投資人 Chris Dixon 在這幾天在其部落格提到選擇到底是去新創公司公司還是去老公司(established companies) 工作的這個老話題,以下是編譯內文:

我跟正在決定要去新創公司或老公司工作的一些人聊過,在他們早期的職涯時,通常可以跟名校或知名企業掛上關係,也因此,他們常受到家人以及朋友的褒美。去新創公司通常是可怕的,就像是Y Combinator共同創辦人Jessica Livingstone所形容的

每個遇見的人都會懷疑你在做的事,投資人、潛在員工、記者、你的家人與朋友,在還沒開始你的創業前,你不會理解過去你因為保守選擇所獲得的外在認可有多少,你上大學,每個人都會說『很棒!』,然後你畢業了,在 Google 拿到一份工作,每個人說『很棒!』

但為了外在的認可而去優化(optimizing)選擇是一個危險的陷阱,你必需為了一個固定的大餅,跟擁有優秀學歷的同儕比拼,而最大部份的結果,是獲得一個中階管理職位,你擁有的影響力不大,而且永遠不會認真的試著理解你的抱負。Peter Thiel 的個人經驗正可很好的解釋這點

畢業時,史丹佛法學院以及其他菁英法學院的學生以經屯下來數年的證書以及獎勵,後法學院的文憑主義頂峰是在成為最高法院書記官,在92年畢業於史丹佛法學院後,在第十一巡迴上訴法庭裡一年的書記生涯後,Peter Thielt成為少數進入兩位法官面試階段的書記官之一,職涯頂點似乎就在咫尺,Peter在離這最後一場競爭的勝利是多麼的近,如果他獲得許可,他的人生就接近完美了。但他最終並沒有勝出。

稍後幾年,Peter建立並賣出 Paypal後,跟一位以前在史丹佛法學院的老朋友重聚,朋友說的第一件事就是『所以,你不應該為了你沒有當上最高法院書記官而高興嗎?』這是個有趣的問題,在當時,看起來被選上遠比落選來得好,但儘管有許多理由可以懷疑贏得該場最後的競爭不見得會比較好,也許那只是代表未來有更多瘋狂的競爭,以及沒有 PayPal,簡約歪版的羅茲獎學金口號可以形容這件事『他們過去都擁有美好的未來 (they all had a great future in their past.)』

偉大的機構可以讓你準備成就偉大的事業,文憑可以開啟那扇門,但不要讓文憑最後只是文憑。

相關文章

經濟學家:Uber不可能獨霸叫車市場

「路透社所調查的 11 位經濟學家認為,進入叫車應用市場幾乎沒有多少壁壘,因此這將是一個充滿永恆競爭的產業;其對手 Lyft 甚至只需擁有約 20% 的市場份額就能保持盈利。」

哈佛商學院選一家 VC 個案研究,卻引來「學商勾結」的疑慮?

為什麼這件事嚴重?大家可以比對一下:如果台灣某間商學院的教授,一方面在課堂上研究某間公司,另一方這間公司卻是學生開的,或又有重大利益關係,會不會總是讓人有「內線交易」的疑慮呢?要知道,獲得哈佛商學院個案研究的背書,對企業來說可是頗有價值的一回事。

Airbnb 設計副總裁:深談設計產業的困境與出路

Alex Schleifer 是 Airbnb 的設計副總裁。在加入 Airbnb 之前,他曾在 Say Media 擔任設計創意部高級副總裁。他在這篇文章中分享了目前設計產業在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與挑戰,並分析了背後的原因,同時還分享瞭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及打造一個設計友好型公司的三大秘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