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遊戲 Temple Run 開發夫妻檔的故事

評論
評論

KeithNataliaKirilSmall

 

圖片來源 Imangi 官網 ,從左至右分別是 Kiril, Natalia 與 Keith)

在 Temple Run 2 代上架後,挾著前代的威力,很快就在世界各地的 App Store 進佔到排行榜前十名,以下則是 FastCompanyAllThingD 近期在 Temple Run 2 上架後所進行的一次訪談摘譯。

對 Imangi 工作室的 Keith Shepherd 和他的妻子/創業夥伴 Natalia Luckyanova 而言,愛情就是談論行動遊戲應用程式。Shepherd 在談到自己與妻子 Luckyanova 的合作夥伴關係時說:「當我們說,我們是夫妻,又是同事的時候,這真是非常兩極化」。

2008 年,這對夫妻創辦行動遊戲開發公司 Imangi 工作室,他們的遊戲 Temple Run 目前已經有超過 1.7 億次下載,近期又推出了續集。「事情總是這樣,要嘛是" 哦,這太棒了",Shepherd 在談到玩家對這款續集遊戲的回應時說,要嘛是," 哦,天哪,這簡直是我聽到的最糟糕的消息"。」對於 33 歲的 Shepherd 和 31 歲的 Luckyanova 來說,他們聽到的主要是讚美之聲。

的確,如果這對商業夥伴沒有成為一生的伙伴,他們不知道能否走到這一步。兩人在華盛頓認識,當時都是軟體工程師,五年前結婚時,他們發現自己都在盤算如何自己創業。當蘋果向外部開發者開放 App Store 的消息傳出之後,他們決定冒險嘗試。

或者說,他們是留有後路的。Shepherd 辭掉自己的工作,但 Luckyanova 仍然保留著工作,就像是買了一份保險一樣,這同時也意味著 Shepherd 要在醫療等方面依賴於她。「結婚的最大好處就是,」Shepherd 說,「你置身於一個安全網裡面。我們知道,在某項事業中,如果我們其中一人可以支持另外一方,那麼風險就會比自己行動要低一些。」Luckyanova 則表示,他們從來都不是那種孤注一擲的企業家。她說:「相反,我們非常不願意冒險,我們很害怕。」

2008 年 7 月,他們推出了第一款應用程式,一款名為 Imangi 的單字遊戲。第一個月,這款遊戲為他們賺到 5000 美元。Shepherd 回憶說:「我們當時是這樣的," 耶,這真酷,我們可以從中賺到一些錢"。」10 月份,他們推出第二款單字遊戲,賺到類似的錢。之後,他們更加信心滿滿,推出一款 3D 雪橇遊戲「Little Red Sled」,他們希望在聖誕節推出這款遊戲。事實上,他們直到第二年 2 月份才推出,當時候雪已經開始融化。這款遊戲沒有能夠收回成本。Shepherd 回憶說:「我們當時的想法是," 哇,我們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這就是扼殺很多初出茅廬的企業家的時刻。但 Shepherd 和 Luckyanova 可以相互依靠。「我們一直與對方討論,尋求心理支持與意見。」Shepherd 表示,「我認為有很大的幫助作用。」他們經常深入交談,分析計劃的失敗原因和成功經驗。在這個本來應該是低潮的時候,這對夫妻搭檔反而將他們的投資加倍。他們了解到,儘管遇到挫折,但他們還是取得兩次成功,並且學到了很多。Luckyanova 決定辭職,全心全意與 Shepherd 共同創業。

Luckyanova 坦誠地說:「回顧我們當時的財務狀況,我認為我們那樣做有點瘋狂。」他們回憶說,部分原因是他們對此充滿了興趣。Shepherd 說:「Luckyanova 不可能在自己保留不喜歡的工作的情況下,讓我繼續獨自奮鬥。」Luckyanova 的辭職後來證明是一個正確的決定,他們的下一款遊戲《Harbor Master》爬升到蘋果 App Store 裡付費應用程式榜的前五名。2011 年,他們推出了一款令自己在 App 界聲名大噪的遊戲《Temple Run》。如果你沒有玩過這款遊戲,你可能會對成千上百個盯著這款遊戲螢幕的路人感到不解。

Shepherd 還記得第一次發現自己的遊戲引起轟動時的情景。當時他正在前往華盛頓 Kojo Nnamdi 廣播節目接受一個關於行動遊戲採訪的路上,看到華盛頓地鐵上兩位年輕女性把手機傳來傳去。她們玩的正是《Temple Run》。「當時我想," 哦我的天哪,這是我開發的遊戲!" 我幾乎害羞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在採訪結束回去的路上,他看到地鐵上另外一個陌生人玩這款遊戲。

不久之後,Luckyanova 在機場看到一個女孩正在用 iPad 玩這款遊戲。她回憶說:「我太興奮了,我與她拍了一張非常親暱的照片。我當時臉上的表情太瘋狂、太興奮了。」

最近,這對夫妻搭檔從華盛頓特區搬到了北加州 Raleigh,他們在那裡買了間住宅。他們並沒有透露《Temple Run》遊戲的具體營收數字,營收主要來自於應用程式內購買(IAP),不過他們表示營收應當以" 數百萬美元”來計算。他們還迎來家庭新成員,一個女孩,並且非常謙虛地向鄰居介紹自己只是應用程式開發者。他們的巨大成功也吸引迪士尼與 Pixar 的關注,這兩家公司與他們簽定了開發電影「勇敢傳說」版的《Temple Run》的合約。《Temple Run 2》主要由 Shepherd 負責,還有幾支小的團隊也參與開發,而 Luckyanova 過去幾個月則把主要精力用於孩子的撫養。

他們承認,在這種雙重身份下,作為夥伴並不總是一帆風順。Shepherd 和 Luckyanova 也曾有過分歧,Luckyanova 曾經認為遊戲裡追逐英雄的「邪惡猴子」太過嚇人,但事實證明她是錯的。Shepherd 表示,如果你們所有的時間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有時候就很難找到工作與生活的分界線。

AllThingsD首先,你們是基於何種考量來開發這款遊戲的續作?

Keith Shepherd: 我們已經通過數次改版為《Temple Run》做完我們所能的一切(從 2011 年 7 月 27 日的 1.0 版本到 2012 年 9 月 19 日的 1.6 版本),前作的開發團隊非常之小(Shepherd 和 Luckyanova 夫妻檔,加上遊戲美術 Kiril Tchangov),我們從未想到這款遊戲能夠風靡全球。這款遊戲自最初的設計階段就沒有考慮向其他平台移植或是在未來數年中持續進行更新。我們打算透過 2 代重新開始。

AllThingsD:既然你是從草稿階段開始為《Temple Run 2》重建一切,你是否順便修正一些在前作中犯下的錯誤呢?

Keith Shepherd:《Temple Run》 的初代作品是通過我們自己研發的引擎完成的。但我們想要實現的是更富有活力、更豐富的環境,還要有山巒起伏和更出色的畫面,因此我們改用 Unity 引擎重寫這款遊戲。行動平台硬體的改朝換代相當迅速,性能越來越強,靠自製引擎很難一直處於(畫面表現)的頂點。Unity 有一直規模龐大的團隊專注於引擎的開發,

AllThingsD:你如何看待免費模式(freemium model)?如果你早在 2011 年就預料到這款遊戲會風靡全球,你是否會更想讓這款遊戲收費 0.99 美金?

Keith Shepherd: 我們最初正是以 0.99 美金的價格上架了 《Temple Run》,但它並沒能以 0.99 美金 的價格流行起來,後來轉型免費的版本和最初的收費版本確實是同一款遊戲。

AllThingsD:抱歉,我還以為它一直都是免費的。

Keith Shepherd: 很多人都不知道 《Temple Run》 曾經收費過。人們一直把它當成是一款免費遊戲,但我們確實曾以標價 0.99 美金的方式上架過。在此之前我們從未做過免費發行。如果你曾把一生中的五個月時間投入到什麼東西上,那麼把它免費發佈將會是一件相當可怕的事。在免費發佈之後,這款遊戲透過病毒式傳播如同滾雪球般越來越大,透過應用程式內購買(IAP)獲得的收入超過我們透過直接出售遊戲獲得的收入。

AllThingsD:去年,AllThingsD 曾採訪過 Doodle Jump 的共同開發者 Igor Pusenjak,他表示他們不會再做其他遊戲,而是全心全意放在 Doodle Jump 上。因為這款產品的表現實在是太出色了。你們是否打算把更多時間投入在 《Temple Run》 系列上,或者只打算暫時如此?

Keith Shepherd: 在產品取得成功之後,你會發現有如此之多的愛好者會對遊戲提出更多要求。我們的團隊規模很小,這意味著我們不能同時進行很多計劃。我們確實樂意做一款新遊戲,但目前我們只能完全專注於 《Temple Run》

AllThingsD:你打算繼續讓 Imangi Studios 維持這樣的小規模嗎?

Keith Shepherd:《Temple Run 2》 的核心團隊只有 5 個人(Imangi 為開發新作而增加開發者 Jeff Ruediger 和美術 Pete Parisi),我們打算維持這樣小的規模。Natalia 和我做出了理智的選擇:這是一種生活方式。我們真心熱愛遊戲的製作和開發。如果我們擴大團隊規模,變成一家大公司,我們就不得不去做那些我們並不喜歡的事——例如管理團隊,使得跟遊戲的關係越來越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