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輸不是輸,從 Picplz 的故事看輸贏

評論
評論

(神鬼戰士劇照,本文提及的"Citizenship in a Republic" 演講有時候也被稱為 "The Man in the Arena" )

Instagram 在被 Facebook 以 10 億美金併購之後,紐約時報的部落格專題用了『How Andreessen Howrowitz Bunted on an Instagram Investment』來報導 Instagram 初期投資人 Andressen 如何在 Instagram 上進行了錯誤的投資決策。

事實上 Andressen 對 Instagram 轉型 (現在比較潮的說法是 Pivot ) 前的 Burbn 投了 25 萬美金,所以在 Facebook 收購之後,他獲得了 7,000 萬美金的報酬,報酬率是 280 倍,其實是非常棒的全壘打報酬。

那麼到底為什麼會被形容為『短打』型的投資呢?

原來 Andressen 在之後也投資了 Picplz,一個同時在 Android 以及 iOS 都有應用程式的圖片分享社群,在 Android  的 Instagram app 出來前,常被 Android 朋友用來暫代 (?) 或者用來提及與 Instagram 類似對應的 App;很尷尬的是,從 Burbn 轉型到 Instagram 間,Andressen 也對了 Picplz 進行投資,在兩相選擇之下,他就再也沒有繼續跟進投資 Instagram。

不幸的是,Picplz 在兩個平台上用了六個月時間才達到 10 萬用戶,Instagram 上線後只花了一週就達到相同水準。相對於 Instagram 最終被 facebook 併購的結果,Picplz 這個產品顯露出疲態,終於在 去年的七月被賣給了 Sporcle。當然,這件事在紐約時報的報導中,看起來就有點幸災樂禍,你可以想像有兩個小惡魔在 Andressen 的頭上說著,『哈哈哈,你砸錯方向了吧,傻瓜。』

PicPlz 的共同創辦人 Dalton Caldwell,則是在 Hacker News 的討論串 裡針對紐約時報的這篇評論進行回應,藉以鼓勵創業家的同儕們,不要被媒體以及八卦流言所擊倒:

任何人在讀這篇文章的同時,需要記得,千萬不要怕因為失敗而不敢讓自己置身其中。

我先看到市場,我建立了 picplz,然後執行他;當時我深深相信行動相片分享的機會,且全心投入。明顯的,picplz 並沒有取勝,但我因為我盡了全力所以 一點也不 覺得羞愧或遺憾。

當我讀到像這樣的文章,這些關於我、我的公司以及我所熟知的人時,我不禁感覺到是對我『膽敢』開發 Picplz、上線以及並募資的刻薄話語,我不明白這些人是要什麼,或者試著要我道歉些什麼?

事實是,這些關於我們沒有早些贏或轉型離開相片分享的文章,但實際上我們 90%的 A 輪投資資金都還在銀行,看起來這都還是對的舉動,但是在這些媒體上,我們的轉型似乎是錯的 (?),照文章的說法是,對我們的投資已經化為烏有,我們的公司就好像被寫掛了一樣。這都是胡說八道,要是我把媒體的話當真,我還真可能解散公司並停止工作。

我對 Hacker News 的社群說:絕對不要怕失敗,沒人知道什麼會發生,所有這些鍵盤評論專家/創業家 ( arm-chair quarterbacking) 只會浪費你時間,停止看那些垃圾,而把時間花在將你的工作做到最棒,有時候你贏,有時候你輸,但如果你給你自己足夠的機會去贏,你終究會贏

在 TechCrunch 上的這篇評論文下面,Pipewise 的 CEO Michael Wolfe 直接引用老羅斯福 (Teddy Roosevelt, 1910) 的知名演講『Citizenship in a Republic』裡的這段:

"It is not the critic who counts: not the man who points out how the strong man stumbles or where the doer of deeds could have done better. The credit belongs to the man who is actually in the arena, whose face is marred by dust and sweat and blood, who strives valiantly, who errs and comes up short again and again, because there is no effort without error or shortcoming, but who knows the great enthusiasms, the great devotions, who spends himself for a worthy cause; who, at the best, knows, in the end, the triumph of high achievement, and who, at the worst, if he fails, at least he fails while daring greatly, so that his place shall never be with those cold and timid souls who knew neither victory nor defeat."

中譯為 ( 引用自這 )

榮耀不歸於批評者,指責落難勇士,指責做好事的人為什麼不做得更好,榮耀不會歸於這些指責者。榮耀屬於站在競技場上的勇者。他們臉上的汗水混著塵,血跡斑斑; 他們勇敢奮戰,有時會犯錯,甚至一錯再錯;可是他們知道必須奮戰不懈,必全力以赴,贏取最後的勝利。他們當然也明白可能落敗,如果那是一種奮鬥到底之後的宿命,雖敗猶榮。這種精神跟冷漠、膽怯的靈魂,完全不屬於同一國度。只懂指責的人,他們不會了解什麼是勝利,什麼叫挫敗。

雖然我們都知道有時候看到小學生科展會不免想要酸一下 (!?),或者是不免非常擔憂,但不論如何,總是需要有人起頭開始嘗試或者改變什麼,才會引起更多迴響與反應 (看不下去自己來?),我們做一部份、你們做一部份、他們做一部份,也許有人會失敗,也許有人會成功,但終究有人會成功的,過程與成功都是相等重要,只是我們常記得後者而已。

你應該知道下面這是哪位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