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的人才為何離開公司?

評論
評論

圖片出處:http://blogs.mirror.co.uk/we-love-telly/2009/05/britains-got-talent-was-the-wa.html

 

我們都知道,Google 的優秀人才正在 持續 出走到 Facebook 中,而 Facebook 的優秀人才 有些 也開始離開。

台灣之光 hTC 做雲端與內容部門,這一年來,也從最大的網路公司雅虎奇摩帶走了不少熟悉網路技術與經營管理的高級人才。

這些好公司並不是已經衰敗,事實上都還在成長,也還有很多機會。他們有資源可用,但留不住所有的優秀人才。

優秀人才想加入什麼團隊?

筆者曾在 Inside ASK 中參與了這題問與答 (歡迎大家繼續接力,表達您的意見。 ):

這些 app 公司招募你的話,你想去哪一間? Angry Bird, WhatsApp, Path

從答案看起來,選擇公司會考慮公司理念,文化,樂趣,未來可能性... 等等。

雖然該題目比較的三家公司基準點並不相同,但有一點是確定的,人們選擇公司的原因不一定因為它大,或因為它賺錢。更多會有些看不到的因素。這對優秀人才來說,更是如此。

這是個 事求人 的年代。

各個公司也好,還是創業團隊也好,大家在有限的頂尖人才中競爭。同樣的產業,同樣的 idea,有好團隊者勝。

因此,知道優秀人才想加入什麼團隊,以及為何會離開公司,是創業人或經理人重要任務與能力之一。

流失頂尖人才主因只有一個

這兩天,在 hacker news 上,筆者讀到這個 討論串 ,在談頂尖人才離開公司的主因。 該討論串引述文章 的最大重點是:

當被錯誤地管理,且組織充滿困惑,也不再能鼓舞激勵的時候,頂尖人才就會離開組織。

Top talent leave an organization when they’re badly managed and the organization is confusing and uninspiring.

這個針對這個重點,吸引了超過百則的評論:

dkarl 說:

... 好的經理人應知道每個下屬的各種技能。

經理人,不論是一線經理,還是 CEO,若不清楚他管理的優秀人才的各種可能性,當然就無法給予有效發揮空間。等到發現的那一天,就是那個人跟你提“生涯規劃”的離開日。

對於管理的重要性,spodek 更是引用了他教授告訴他的金玉良言:

人們會加入一個好專案,但會離開壞管理。

People join good projects and leave bad management.

對創業者來說,起創業的念,要革的命,通常不是難事,也召集得到勇士。需要注意的是,想走完旅程的話,經營整個創業氛圍,維持高程度的熱情環境,才是創業開始之後的大難題。

瞭解管理問題後,怎麼避免走相反的路,mmaunder 倒是提了個好心法,值得參考:

有留住人才問題的公司,通常都有急於成功的問題。或者,不成功的問題...

Companies that have a retention problem usually have a winning problem. Or rather, a "not winning" problem.

公司要成功,要賺錢,這是個基本的共識。但,公司由人組成,推動,讓人高興愉悅的付出可能才是最基本要注意的事情。如果後者達成了,前者可能就是伴隨而來的結果。

近期 Google 離職員工 高調發文 對 Google+設定的成功目標表達不滿,他也因此離開 Google,正是此例。

social media 是個關於人們去做人們要的產品的有趣競賽,並不是一個可單純設定的目標。失敗的人才管理,自然就導致了失敗的產品執行。

好好處理人才,否則他們會跑去創業

對於怎麼好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雖然還沒能有深刻最佳化經驗,但一直也是筆者努力的方向。因為筆者知道,若不能好好管理,做好文化,讓大家瞭解願景目標,留住頂尖人才,他們就會像 Sega 一樣離開 Google 跑去創業 了。

這對像 Yahoo,IBM,Google 或臉書之類的大公司來說很重要。對更多的新創團隊來說,留住人才,留住團隊核心能力,更是重要。

對於這個主題,歡迎各位運用底下留言區或是 Inside 問與答 做更多的交流。

 

 

相關文章

馬雲:對 Google 奇特的技術不感興趣

昨天馬雲在馬來西亞跟現場的青年人進行一場演講,他認為,未來 30 年才稱得上是真正的互聯網時代。

別用瞎扯倡導對的事!104 實驗影片如何誤導人資專業?

廣告很明顯是在「陰」那七個主管,讓他們成為有眼無珠的笑柄。許多網友也留言嘲笑他們「狗眼看人低」之類的言論。說真的,他們真的有做錯什麼嗎?在職場選才的制度發展有一定的成熟度與專業度,根據一個人的過往學經歷去推測他「近期的可能性」何錯之有?

數位國家如何實現?詹宏志:Uber 是兩種傲慢碰撞造成的兩敗俱傷

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昨天召開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第二次公聽會,而民進黨籍立委余宛如今天則舉行數位國家促進會的成立大會,頗有互別苗頭的意味,立委鄭運鵬則兩場活動都有現身,並且在致詞時表示:兩黨的方向一致,但路徑不同。

評論